精华玄幻小說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ptt-725 悲催的精靈讀書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小說推薦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我看到了一个光着身子的精灵!”
罗兰:嗯?
你说这个我就不困……不对,为什么这个小镇子里,会有个光着身子的精灵。
还有,这个精灵是男是女啊。
罗兰显得有些迷惑。
自己是来找魔法女神的敌人的,那地方看起来也像个曾经的封印之地。
但问题是……怎么会有一个精灵跳出来。
自己要对付的,可是几百年前的人类魔法师。
差点能把蜜斯拉打死的那种。
难道自己弄错了,这里不是封印地?
那个魔法师被封印在其它地方?
看着罗兰略显迷惑的表情,波里西拉说道:“那个男精灵的身材太好了,特别是那条鞭子,比我家老公的明显大上一大圈。可惜昨晚天太黑,我没能看清他的脸。”
罗兰很无语。
精灵族是出了名的身形苗条,包括男人。
这只能说明他老公实在太小了。
罗兰不想听这些玩意,他问道:“那个精灵后来怎么样了?”
“消失了。”波里西拉可惜地叹了口气:“我只是一个魔法学徒,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办法使用法师之手以外的魔法,怎么可能敢拦一名精灵的去路。”
这倒是大实话。
精灵族因为拥有悠长的寿命,即使是平民,也拥有法术能力。
人类最佳的学习时间,也就是六岁至三十岁这段时间。
但精灵族是终身都处于最好的学习年纪。
所以一个成年的精灵,即使是平民,也比普通人类强出太多太多。
更别提那些精灵职业者。
“大概往哪个方向走的?”罗兰又问道。
波里西拉摇头:“嗖一声就消失了。看不见。”
看来这样的问题,确实是为难一名魔法学徒了。
罗兰离开了这间魔药店,再次去到那片封印黄泥地附近。
他张开精神力感知力进行一次详细,认真的感知。
终于又发现些不对的地方。
他看到地下某个密格中,放着几个陶器。
利用化石为泥,将地面打开,再操控法术之手将这几个陶器拿出来,一一打开盖子。
罗兰便看到,里面装满了新鲜的血液。
在罗兰的系统界面中,这玩意是如此表示的。
物品:经过魔法改良过的精灵之血(史诗)
有口皆碑的小說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起點-725 悲催的精靈相伴
效果:普通人食用后,会增加一定的寿命上限。具体增加的数值,由使用者的体魄以及自身是否有隐藏血脉来决定。
罗兰愣了下。
这玩意一看就不是凡品,之前为什么没有发现?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陶器的外表,发现有细微的魔法阵印痕,然后再检查和研究了一下,发现这是个隐藏阵法。
因果系的,能让人无形中忽视掉这东西,当作没有看见。
罗兰一开始也着道了。
但他精神力高,而且这次的探查很认真,这才把这些东西找出来。
“好东西。”
罗兰把这几罐陶器收到系统背包里。
在游戏中,能加寿命的都是好东西,主要是能卖钱。
这种东西对玩家来说,意义不大。
因为职业者随着实力提升,生命上限也是会停地提升。
像罗兰现在是大师级魔法师,系统显示他在游戏中的寿命极限,已经有两百七十三岁了。
这些东西可以卖给游戏NPC,可是赚大钱。
而且也可以给薇薇安,以及丝特芬妮使用。
她们两人的寿命应该不高。
安多娜拉不需要这些东西,她的生命力甚至要比罗兰高出一大截来。
随后他在封印之地附近转了几圈,最后从系统背包中拿出条直直的棍子,插在泥地上。
“许愿:指出从这个封印之地中离开的精灵,所处的方向。”
棍子叭地一声倒向了西方。
罗兰身体微微晃了下,小许愿术的负面代价如约而来,但被罗兰的精神力和魔力挡下,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完全和现实中是两种不同的体验。
再次证明了,现实中罗兰的身体强度有多差。
白云飘浮术托着他的身体飞向空中,然后沿着西方飞行。
他在高空中就已经张开了精神力,大约飘浮在三十米左右的低空中,用精神力搜索着下方的一草一木。
他有种感觉,那个消失的精灵,能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惊喜。
就这样,他一直往西飞,大约两小时后,他落到地面,又用小许愿术寻找精灵所在的方向,随后稍稍调整一下方向,继续往前飞。
罗兰的魔力上限在同等级的人看来实在是太夸张了,这一路又是飞行,又是一直用精神力搜索,数个小时了,蓝量也没有降到百分之五十以下。
然后在傍晚的时候,他终于追上了自己的目标。
一名拿着简易木弓,赤裸着上身,腰间围着一圈树叶,正在发足狂奔的精灵。
当时罗兰的精神触须已经缠绕到附近了。
这个精灵明显是职业者,而且是双修的那种。
在罗兰的精神触须靠近过来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随后转身,倒退着奔跑。
他根据精神触须的来向,很快就看到了空中追着自己的白色云朵。
“魔法师!”
男性精灵脸孔扭曲,他边倒退,边对着空中大喊一声,随后拉动自己那个简易木弓。
虽然没有箭,但在他拉弦的一瞬间,却已经有了绿色的箭矢出来,随后嗖地一声射向空中,还带拐弯的。
弓箭穿破了白云,却无声无息。
仿佛被什么吞没了一般。
这精灵脸色大寒,随后转身,拼命向前跑,速度快到连自己腰间的树叶都脱落下来,那玩意甩出出残影的感觉。
但还是没有用。
空中飘下几支巨大的法师之手,轻而易举地追上他,并且将这个精灵按在地上。
“放开我,你这个卑鄙的法师。”男性精灵使劲挣扎:“我的族人会来救我的,你死定了,德鲁依永远不会放弃一名在外失散的族人。”
他挣扎地很厉害。
有种宁愿不屈的味道。
罗兰从空中缓缓降落下来,俯视着对方:“我只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不用害怕。”
嗯?
这精灵也停止了挣扎。
他清了罗兰的样貌,愣了下:“你不是那个恶魔?”
“当然不是,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恶魔是谁。”罗兰为了显示自己的立场,给对方施放了治疗术,冷静术等等几个辅助法术:“所以你不用那么害怕。”
这精灵不挣扎了,罗兰弹弹手指,让几个法术之手消失。
精灵站了起来,他拍拍自己赤裸的身体,最后看着罗兰,说道:“我感觉到,你身上有同族的味道。”
“我勉强算得上半精灵吧。”罗兰笑笑。
他身上确实是有精灵血脉的,毕竟剑舞者的转职要求,就是这个。
这精灵松了口气,瘫坐在地上,然后抱腿哭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是自己人,我不用被虐待了。”
他哭得很伤心。
罗兰从系统背包里拿出备用的衣服,扔到对方面前,然后又拿出一些干粮以及净水。
男精灵穿上衣服,说了句:“我叫塞摩斯。”
然后他抱着干粮和水大口吃了起来,眼中包含泪水。
罗兰在一旁静静等着。
大约五六分钟后,男精灵把手中的东西吃完,然后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罗兰,似乎想要更多。
罗寺说道:“塞摩斯,不是我不给你东西吃,而是你似乎饿了很久,如果吃太多,容易把胃撑破。”
“好吧,确实有这个说法。”塞摩斯摸摸自己的肚子,随后他站了起来,左手放在右胸前,向罗兰弯了个大腰,说道:“感谢你,流浪在外的族人,给了我这么大的帮助。刚才你说,有事情想问我,请尽管问吧,我知道的,全会回答你。”
精灵族对自己的族人,或者说有自己族群血脉的混合者,是比较信任的。
罗兰微笑着问道:“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光着身子出现在这片区域。还这么落魄的样子。”
“我被抓住了,他是一个人类魔法师。”塞摩斯回忆着之前的经历,眼中有明显的胆怯:“他不是普通的法师,很强很强。我在他面前没有任何反手的力量,就跟在你的面前一样。”
“他长什么模样?”
“金发碧眼。”塞摩斯看着罗兰:“也和你一样。”
“他抓你的目的是什么?”
“用我的精灵纯血做炼金药剂。”塞摩斯双手抱在一起:“他用邪恶的魔法,每天从我的身体里抽出一定的血液,让我虚弱,却又不会让我死亡。每天也会给我东西吃,但都不多,只能维持生命。”
罗兰皱眉。
塞摩斯继续说道:“把他们关在地下,因为没有光照,我甚至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在那里,每一秒钟的流逝,对我来说,都是漫长的一天。”
“他就只抽了你的血?”罗兰问道:“没有做其它的事情吗?”
“这还不够吗?”塞摩斯反问道:“将一名向往风和自由的猎人囚禁在黑暗的地下,这是可怕的折磨。”
罗兰摆摆手:“我不是这意思,我是问,他难道没有虐待你?”
“肉体上的虐待,那倒是没有。”
“你什么时候被抓的?”罗兰问道:“我知道你被关了没有时间观念,但现在是法兰斯星火年七月。”
塞摩斯愣了一下:“我是星火年五月来到这里的。”
也就两个月的时间!
“原来才两个月的时间啊,我以为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塞摩斯又想哭了。
“你先回精灵森林吧。”罗兰又拿出一些干粮和水递给对方,还给了对方一把长剑:“这里离精灵森林并不算远了。”
猎人也是有不错近战能力的。
塞摩斯接过长剑:“谢谢了,族人,你叫什么名字?”
“罗兰。”
塞摩斯将这个名字记在心里,然后转身快速离开。
他真的害怕再被抓住了。
如果他安全回到精灵森林,估计几十年内是不会再想出来人类世界玩了。
罗兰则回到了镇子里,再次来到了封印地前。
此时已经是夜晚,他想了想,把那几个陶器罐子放回去。
然后自己躲在一边,静静等待。
第一天,第二天,都没什么迹象。
偶尔有镇民拿着铁铲过来想挖些东西,但怎么看都是普通人,拿个铲子挖了半天,也没有挖出十米深的坑。
直到第三天晚上,月高风黑,罗兰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等的人。
一个金发碧眼遥年轻魔法师,来到了封印地之前。
只是他刚靠近,然后又停止了脚步,看着罗半藏身的地方,喝问道:“你是谁?”
罗兰从黑暗处走出来,看着对方,问道:“雅伯索?”
这人深深地看了罗兰一眼,随后立刻转身就走。
罗兰正想追上去,却看到对方的身体突然变得也透明色,而且他的身边,多了一些奇怪的画面。
比如说树木的虚影,已经一条镇子中并不存在的,黑石小道。
坐诊经这人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
事实上,这也是正常的。
这是空间系和幻术系共同作用的复合魔法。
异界行走。
这是一个很强,但运气成份很大的技能。
可以随时随地遁入到异位面,但并不是百分百会出现在安全的地方,也有可能出现在海洋,或者沼泽里,一切都是随机的。
而且从异位面回来,也不能保证,自己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随机性太大,一般魔法师不太敢用。
即使是罗兰也一样。
没有想到,这人这么果断。
遁入异位面后,很快对方的身影就会从主位面消失,想要找到他,就得和对方进入到同一个异位面。
罗兰没有追,找不到的,进入异位面后,只有前几秒还会显现人的情况。
随后人注像消失在了异位面空间中一般。
即使罗兰也没有办法把这人从异界行走的状态中揪出来。
对方警惕性太高的关系。
他又从背包里拿出了小棍子,使用了小许愿术。
结果……这次他流了鼻血,棍子还是真真竖着,一点变化也没有。
罗兰叹了口气,他回到老贝克朗姆家,休息了一晚上。
结果第二天游戏时间重新开始后,罗兰从三楼下来。
便看到头发银白的老太婆,正向老贝克朗姆撒娇。
“我要喝葡萄酒,你有好半年没有给我喝过了。”
老太婆说话的时候,给人感觉怪怪的。可能是她声音太年轻了的缘故吧。
“我这就去买。”老贝克朗姆站了起来。
罗兰也跟着老贝克朗姆一直起离开家,在出门的时候,前者问道:“你知道两个月前,有精灵族人来过吗?”
“是有个,但后面莫明其妙消失了,谁也找不到他。”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