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笔趣-第五百四十五章 總算沒把事情做絕鑒賞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在大乾帝国安台省与北疆省的交界处的树林中,两名年轻靓丽的女子正并肩而行。
“大师姐,这里已经是安台省地界了,咱们到底要往哪里去呀?”
左侧身着墨绿色长衫的灵秀少女,正是拜入飘花宫不久的珊瑚,而她说话的对象一身粉色长裙,容色绝丽,风姿绰约,自然是飘花宫宫主座下大弟子,首席智囊南宫灵。
“我想去惊羽帝国看看。”南宫灵微笑着答道。
她腿伤尚未痊愈,便拉着珊瑚一路飞行,在跨过了整整一个大省之后,终于感觉有些疲乏,兼之二女久未进食,饥肠辘辘,干脆降落在这片树林之中,打算采摘些果子充饥解渴。
“惊羽帝国?”珊瑚闻言一愣,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七大圣地之一的‘思断崖’,就在惊羽帝国境内。”南宫灵知无不言。
“思断崖?”珊瑚更是一脸懵逼,不明所以,“咱们不是去寻柳师姐么?”
“珊瑚师妹有所不知,柒柒虽然从小跟着养父母在大乾长大。”南宫灵解释道,“实则他的生父却是‘思断崖’中人。”
“什么!”珊瑚不觉大吃一惊,“柳师姐是圣地中人?”
“那倒不是,柒柒刚一出生,就被送给柳大郎夫妇抚养。”南宫灵缓缓摇了摇头,“若非柳大郎无意间提起,她恐怕连自己的生父是谁都不知道。”
“可是……这与咱们寻找柳师姐,又有什么关系?”珊瑚越听越是糊涂,“莫非她还会回到‘思断崖’去么?”
“自从柒柒感悟了‘绝情剑道’,性子便有了些变化。”南宫灵单足点地,如同一只粉色_蝴蝶翩翩飞舞,跃上树梢,伸手摘了一颗梨子,抛给了下方的珊瑚,“我有点担心她,便查阅了一些上古典籍。”
“大师姐认得上古神文?”珊瑚对于这位秀外慧中,机敏过人的大师姐本就敬重无比,此时听她居然能够阅读上古文字,眼中更是冒出了崇拜的小心心。
“在山上闲来无事,稍微钻研了一些皮毛。”南宫灵谦逊道,“上古神文被吹嘘得深奥莫测,其实也不过是一种文字罢了,纵然认识的字不多,借助前后语境推测一二,很多文章,倒也能读懂个七八成。”
珊瑚不懂上古文字,只是发出一声惊叹,心中倒也没什么概念。
若是让钟文听说南宫灵只是在山上“稍微钻研”了几天,再加上些联想和猜测,竟然就能够阅读一种新的文字,只怕要大呼“妖孽”,感觉自己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将汉语作为母语的现代人,简直是个渣渣。
“虽说没能查到‘绝情剑道’的信息,但在上古时期,凡与‘绝情’、‘绝缘’、‘断情’、‘无情’这类词汇有关的功法灵技,有不少都会对修炼者的心性造成影响。”只听南宫灵接着道,“厉害一些的,甚至会丧失人性,杀尽亲友以求证大道。”
“那、那可怎么是好!”珊瑚面现焦躁之色。
“这些只是我根据古籍作出的猜测,做不得准,不过柒柒的心境有所变化,却也是不争的事实。”南宫灵又道,“她的‘绝情剑道’来自‘天剑山庄’,听说悟道之日,秘境尽毁,可见绝非普通剑道,对于性格的影响定然不弱。”
珊瑚俏脸上忧色更浓,秀眉紧锁,轻咬嘴唇,沉吟良久,才支支吾吾地问道:“大师姐,柳师姐她……她会不会对自己的亲生父亲……”
“不知道。”南宫灵那双绝世美眸之中,隐隐闪过一丝无奈,一丝怜惜,“依我看,那丫头尚未完全摒弃情感,她之所以会不告而别,多半也是担心控制不住自己,伤害到咱们这些同门。”
“柳师姐……”珊瑚心头一震,眼眶不禁微微湿润。
“既然她不愿伤害咱们,那么想要绝情而证道,你猜谁才是最好的目标?”南宫灵凝视着珊瑚的眼睛。
“亲生父母!”珊瑚福至心灵,脱口而出道。
“不错,她与柳大郎夫妇之间,既无血缘,又无亲情。”南宫灵眸中灵光闪动,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么剩下唯一的选择,便是虽无亲情,却血脉相连的生父生母了。”
“大师姐,咱们快点上路罢!”珊瑚精神一振,“定要赶在柳师姐之前抵达‘思断崖’,绝不能让她与圣地发生冲突!”
“以柒柒目前的精神状况,一旦追上了,保不齐要刀剑相向。”南宫灵摸了摸珊瑚的小脑瓜,温柔地笑了笑道,“可不能饿着肚子打架,你在这里稍等,我再去寻些食物。”
说罢,也不等珊瑚回答,她左足轻点地面,粉色的身形穿梭林间,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去向。
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像大师姐和冷师叔那般厉害?
望着南宫灵迅捷潇洒,飘逸若仙的身法,珊瑚满脸艳羡之色,小手紧紧握拳,用力一挥,决心加倍努力,争取早日踏入世人梦寐以求的灵尊境界。
等了片刻,不见南宫灵归来,珊瑚百无聊赖之下,莲足轻移,踱到一颗粗壮大树旁,撩起裙摆,缓缓坐了下来。
秋日的林间透着丝丝凉意,阳光穿过树叶,挥洒在树干、泥土和珊瑚的娇躯之上,却依旧带来阵阵温暖。
柳师姐,你到底在哪里?
大师姐腿上的伤不碍事吧?
师父昨日布置的功课,到现在还未完成,她会不会生气?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第五百四十五章 總算沒把事情做絕鑒賞
也不知道姐姐现在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在想我?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第五百四十五章 總算沒把事情做絕
那个渣男,出去那么久了,也不晓得回山上看看!
珊瑚微微仰首,眯着眼睛望向阳光照射进来的缝隙,耳边传来林中鸟雀清脆悦耳的鸣叫声,千百个念头在脑中不断掠过。
柳柒柒的下落、南宫灵的伤势、林芝韵的教导、十三娘的境况,以及钟文的久出未归……
咦?
正当珊瑚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忘乎所以之际,眼前忽然闪过一道白色光影,瞬间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光影斑驳、半明半暗的树林之中,忽然飘过这样一道白光,多少会令人联想到一些魑魅幽魂之类的存在,珊瑚心头一惊,慌忙爬起身来,向后连退数步。
对于这个年纪的少女而言,鬼魂精怪,无疑是极为恐怖的存在。
毕竟,若是没有足够的阅历和时间的沉淀,谁又能够看得透彻,知晓世间真正可怕的,乃是人心!
然而,她这边退出一步,白光就跟着前进一些,如同一个老色批认准了漂亮妹子,死缠烂打,穷追不舍。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笔趣-第五百四十五章 總算沒把事情做絕看書
“啊!”
珊瑚本就有些害怕,此时见白光直追而来,更是吓得魂飞天外,口中惊呼一声,扭头拔腿就跑。
然而,光的速度何其迅捷,又岂是一个地轮修炼者能够媲美,只见神秘白光猛然加速,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入了珊瑚体内。
姐姐!
渣男!
大师姐!
柳师姐!
二娘!
永别了,大家!等我死了以后,在天有灵,一定会保佑你们的!
被白色光影缠上身来,珊瑚只觉天旋地转,眼前忽然变作白蒙蒙的一片,以为自己教幽魂鬼怪捉住,就要被吃肉啃骨头,命丧当场,竟然闭上眼睛,开始在心中和亲友们悲壮诀别了起来。
然而,四周忽然变得一片寂静,等了好半天,也没有感觉到疼痛和撕扯,珊瑚忍不住睁开眼睛,好奇地四下打量了起来。
眼前依旧是白蒙蒙的一片,什么花鸟树木,苹果梨子,统统不见了踪影,不远处却有一道白色身影漂浮在半空之中。
我还没死?
珊瑚低下头,对着自己的身体里里外外打量了一通,见四肢完整,毫发无损,不禁松了口气,再次抬起头来,认真端详起漂浮空中的人影。
只见此人满头白发,身形挺直,看上去七旬上下,下颚处留着长长的山羊胡,白色长衫摇曳飘荡,竟是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
就在珊瑚打量着老者的时候,对方也向她投来了好奇的目光,似乎也对这场相遇颇觉意外。
“小丫头,这里是什么地方?”不等珊瑚开口,只听白衣老者忽然问道。
“老、老爷爷,这、这里是安台省和北疆省的交界处。”珊瑚迟疑片刻,终究还是如实回答道,“穿过这片树林,就到北疆省啦。”
在她看来,能够漂浮在空中的,不是幽魂鬼怪,就是灵尊大佬,无论哪一种自己都得罪不起,不如乖乖回答,或许还能保住性命。
“安台省?北疆省?”白衣老者微微一愣,喃喃自语道,“我应该是朝着‘闻道学宫’方向去的,怎么跑到大乾北边来了?”
“老、老爷爷,我还急着赶路。”珊瑚见他神态平静,语气温和,不似穷凶极恶之人,终于壮起胆子,吞吞吐吐道,“您要是没有别的事,我能不能就此告辞了?”
“看来我是没法将消息送给闻道老儿了。”白衣老者对于珊瑚的话语置若罔闻,脸上带着悲愤与惆怅之色,只是一个人自言自语道,“难道连上苍都在眷顾‘暗神殿’么?真是岂有此理!”
我若现在离开,他大概不会发现吧?
眼见白发老人沉浸在情绪之中,对自己不理不睬,珊瑚不禁生出了这样的念头。
年轻人不如长辈那般瞻前顾后,往往想到就做,雷厉风行。
珊瑚脑中刚一动念,双足便本能地移动起来,悄无声息地向后退去。
“丫头,没有用的。”却听白衣老者忽然长叹一声,似乎从悲愤中清醒过来,“虽然不知道老夫的‘洞玄真魂’为何会落在你身上,但此刻你还处在自己的意念之中,靠走,是无法离开的。”
“老爷爷,我、我……”眼见自己的举动被看破,珊瑚不禁吓得面色发白,双腿发软,战战兢兢道,“我没有……”
“是我吓着你了么?惭愧,惭愧!”白发老者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对于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而言,是多么有违常理,他面露惭色,声音不觉柔和了几分,“放心,老夫只不过是一缕残魂,并没有恶意,也支撑不了多久,很快就会烟消云散。”
“老爷爷,你不会杀我么?”珊瑚见他神态祥和,心头稍宽,忍不住大着胆子问道。
“我杀你作甚?”白发老者哑然失笑道,“你……咦?”
话到中途,他忽然瞪大了眼睛,盯着珊瑚仔细审视起来,眸中透出兴奋的光芒。
珊瑚只道他要行凶,心中一惊,待要后退,却听老者忽然问道:“小丫头,你师出何门?修炼的是何种功法?”
“飘、飘花宫。”珊瑚好不容易才镇定心神,结结巴巴地答道,“我修炼的功法,叫做‘洞玄真经’。”
听见“洞玄真经”这四个字,白衣老者先是一愣,随即仰天大笑了起来,眼中满是欣慰喜悦之意,似乎对这个答案极为满意。
珊瑚眨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望着白衣老者,不明白他为何这般兴奋。
“飘花宫……洞玄真经……必定是钟文那小子无疑!”
白衣老者的笑声持续良久,终于渐渐弱了下来,复又喃喃自语道,“难怪我的残魂会被吸引到此地,想不到老夫的功法,居然能够以这种方式传承下去,老天爷总算没把事情做绝!好,好得很!”
眼见白衣老者再次陶醉于自己的思维世界之中,珊瑚有了先前的经验,终于不再考虑逃跑之事,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对方清醒过来。
“小丫头,老夫乃是‘天剑山庄’之主,被世人尊为‘天剑圣人’。”
白衣老者这一开口,小丫头心中登时涌起惊涛骇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原来这道白光,竟然就是脱壳而出,逃过了沈巍追踪的天剑圣人之魂!
“你我相遇,也算有缘。”
天剑圣人接着道,“不如咱们做笔交易如何?”
“交易?”珊瑚一脸迷茫,不知所谓。
“不瞒你说,老夫的肉身虽已灭亡,这道残魂之中,却还蕴含了很大一部分灵力与感悟。”天剑圣人点了点头,循循善诱道,“碰巧你我修炼的是同一部功法,同种灵力之间的传承,才最容易吸收消化,你只需替我办一件事,老夫就将剩下的灵力和感悟统统传授于你,助你一飞冲天,成为绝顶高手,如何?”
你是圣人,我敢拒绝么?
珊瑚暗暗腹诽道,口中却问:“圣人爷爷,你想让我做什么?若是伤天害理的事情,珊瑚可不能答应。”
“你当老夫是什么人!”天剑圣人登时哭笑不得,连连摇头道,“我只是想让你给‘闻道学宫’传递一个重要的消息。”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堂堂圣人的倾囊传授,世间多少修炼者求而不得的大机缘,对面的小丫头竟还犹犹豫豫,挑三拣四。
也怪珊瑚太过年轻,阅历不足,完全不晓得在一般的小说和话本里,遇见白胡子老爷爷的魂魄,究竟意味着什么。
“只是带个消息的话,倒也没什么问题。”珊瑚松了口气,连连点头道。
“很好,你赶快前往‘闻道学宫’,想办法和‘闻道圣人’见上一面。”天剑圣人见她答应,面色一喜,一五一十地说出了事情经过,“‘天剑山庄’已经遭了毒手,让他千万要当心‘暗神殿’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