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 ptt-番外第二十八章 死鬼閲讀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叮叮叮~~
老驴晃着铃铛,慢悠悠的挤过门口高天秋等人进来小院,伸出舌头卷住地缝长出的杂草拉近口中磨动,甩着秃尾巴走过主人身后。
蝉声自槐树喧嚣嘶鸣,微风吹着层层叠叠的树枝,洒下星星点点的光斑落去破旧的门窗轻轻摇晃,陆良生拨开几道垂下的槐枝,踩过满地落叶,沙沙的走去屋檐,摸着褪去红漆的檐柱,四下看看,对于这里还颇为满意。
道人却是不是这么看,瞅着挨近院墙的那颗槐树,咧嘴吐了口唾沫,“院子里种槐树,真是嫌家里破败的不够快,门前不栽槐柳的道理都不懂,难怪现在破落成这样。”
‘沙沙沙~~’
院里那颗槐树,繁枝随风摇摆,撑开的树荫时不时遮进人的视线,到了众人眸底总觉得院子阴沉沉的。
听那边孙道长这位祖师爷这么一说,高天秋皱起眉头,他是不信鬼神的,当然眼下两位,他也当做神仙级的大人物,学者眼里,一切都有根据可依,只是院子是他找来的,要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那可就算他头上。
纵然听到那边陆良生赞叹一声,忍不住还是重复问了一声。
“陆先生、孙道长,你们对这院子可还满意?”
“我倒觉得没问题。”
陆良生笑着又去看了两厢相接的厨房,户型与当年陆家村的篱笆小院相似,推开灶房门,屋顶破了老大一个洞,阳光正从上面落去灶台,台上镶的白瓷砖,许多年没人住,落了厚厚一层灰,书生轻轻吹出一口气,尘粒弥漫照下的阳光里,飞舞卷动。
“……当年,我与老孙行遍南北,尤其当年赶考时,也是经常夜宿那些破旧庙观,或向山野人家借住一晚,那时比这还差,打扫、修缮一番算得上清幽别致的一户小院了。”
陆良生挥了挥袍袖,将尘埃赶开,随后走过灶房连通的几间卧室、客堂逛了逛,房里昏暗,没搬走的几件破烂家具潮湿发霉烂在了地上,这样的房屋放在隋唐寻常荒野人家中,也算得上好院了。
吱~~
拉开窗帘,陆良生推开只剩半截的玻璃的窗户,拿起洒落窗台的玻璃碎片,在手里抛了抛,从房里转出,朝众人笑道:“看,上一户人家还给我这后来之人,留了不少琉璃。”
当然,这话他是说笑的,来到这方天地时,在陆俊家中大抵明白了许多东西,嵌在窗框上的玻璃,就是第一个弄清楚的,看似晶莹剔透,在这边倒是不怎么值钱。
其实陆良生最看好的,还是附近的学校,听高天秋讲,那里有藏书之地,此间之事物与其让旁人在耳旁叨唠,不如安安静静捧上想要看的书籍坐在角落专心读上一番,更好的接受这个时代的历史、学问。
逛完一圈出来,陆良生心里对这院子比较满意,按着自己想法收拾一番就行,搓搓指尖上灰尘落去地上,那边,高天秋赶紧迎上来。
“陆先生,你要是不中意,咱可以换换,刚才孙道长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等会儿我再去找中介。”
“不用了,就这里吧,我也不想占你们衙门便宜。”
都市小說 大隋國師 一語破春風-番外第二十八章 死鬼相伴
陆良生打了一个响指,院里四下溜达的老驴晃着书架小跑过来,从里拿出一只玉佩,圆形中空,碧玉青葱,两面均纹了云龙布雨环绕,过去递给对方。
“此物当年我为大隋国师时佩戴,现在也用不上了,放到现在该是古玩,能值许多这里钱币。”
“陆先生,这你都知道?”
高天秋有些惊讶,片刻又醒悟过来,古代文人也多喜前朝名人之物,放到现在不就是玩古玩吗?看着手里玉佩,觉得有些重了。
“陆先生……这怕不何时,国家有规定,我们不能收……”
没等他说完,看着槐树的道人投来目光,“叫你收就收下,上面蕴有法力,你们不是喜欢研究?拿去研究,看看能研究出什么来,就当是陆大书生对你们这些后辈的提点了。”
一听‘法力’二字,高天秋递还出去的双手急忙缩了回来,掏出手帕小心翼翼的将玉佩包裹好,这才揣去怀里,红光满面,笑的皱纹都多了几道。
“既然陆先生和孙道长都满意了,那我这就去将房子办下来,之后还要给二位办身份证,只是仙乡该如何填写?”
“身份证?”
陆良生琢磨了一下这三个字,顿时笑道:“可是符牌和路引?这倒是需要,地址的话,就写栖霞山陆家村便可,此乃我家乡所在,不可更改。”
如此一番,高天秋皱着眉头带人离开,这种身份证估计办出来,办事员还以为自己给他们开玩笑。
毕竟上面到时候写出生年月:571年9月6日…….一想到这里,他就好像看到了办事员杀人的眼神。
出了巷子,办理身份之前,先去了那处房屋中介,第一件事就问起之前那户人家是如何搬走的。
那中介一看到几人西装墨镜杵在面前,缩了缩脖子,结结巴巴的道出实情。
“九年前,那里死过人,那家女人就在槐树下吊死的……..后来也有人搬进来,可无一例外,不是病倒就是家中突遭横祸,又都搬走了。”
高天秋一把夺过中介手里那户小院的资料,上面没有任何批注,扔回对方脸上,刚想发怒质问,举起的手忽地又放下来,恶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这宅院我们要了。”
说完转身出门,身后部下跟上来。
“组长,凶宅……”
“陆先生、孙道长什么人?真要有什么鬼怪,对常人来说是祸端,可对他们二位不是平添一些乐趣?”
身后几人细细回想了下,进院孙道长就看出槐树不妥,一直在树下走来走去的往上看,莫非已经看到了吊在树上的女人了?
一想到这里,几人顿时后颈发凉,又想那陆先生性情温和有礼,难怪要下这宅院,多半也是为了不让其他人再买下这里,遭了祸事。
‘这才叫高人,为人民服务!’
几人互相看看,大抵都想到这句话,俱竖起拇指比了比,颇为佩服的跟着组长上车去往另一处办理二人的身份证。
阳光西沉,化作一抹橘红披上随风摇曳的槐树。
天色渐渐暗下,夜风跑过破旧的屋檐,幻出床榻、书桌的房内,烛光透出窗棂,剪出的身影俯身握笔,笔尖落去纸张流畅的画出一道道线条,正是小院的轮廓,陆良生先出一副图,看看如何将这里改造一番。
沙沙沙……
屋外院中老树轻摇,隐约还有‘吱…..咯吱……’的树枝晃动的呻吟声,书生手中不停,也懒得看去窗外,一旁无聊摆弄着一台收音机放在与蛤蟆道人一起倾听的孙迎仙抖了抖耳朵,嘿笑了声,跳下床榻一掀袍摆大步走了出去。
‘咯吱…..吱…..’
沙沙沙…….
照出窗棂的烛光昏黄,与黑色连成一片,矗立院墙的槐树轻摇慢晃,层层叠叠的枝叶间,一双脚缓缓从树笼降下,悬在半空轻轻摆动。
‘沙沙….沙……’
除了槐树轻响,庭院死寂一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