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四十九章 木晴子水看書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3号,立春。
暗红色的厚重窗帘没能挡住阳光,被印出了一个方形的发亮的框。
此行出来也有段时间了,旅途本应该是放松的,可时间长了周离也开始有了几分疲劳,他开始想要回到家里,开始想念楠哥。这种归家的情绪越是迫切便越发感觉到旅途的劳累,身体不累,心神疲累。
此时他正坐在书桌前,伏案认真写字。
团子蹲在桌上,歪头看他写字。
老妖怪则坐在后面的床上,手上捧着一盒薯条:“你在写什么呢?”
“日记。”
“骗我。”
“你偷看了?”周离问道。
“还没有。”老妖怪说。
“不要偷看我写日记。”周离严肃说,“你写你的周记,我写我的日记,我不偷看你,你也不要偷看我,我们彼此尊重。”
“团子大人可以看喔!”团子扭头向槐序炫耀道。
“嗷……”老妖怪不断往嘴里塞薯条,嘴上同意,表情却不以为意,“你写的根本不是日记。”
“就是。”
“你都没写几月几号、星期几,晴。”
“你还是看了。”周离扭头。
“我哪有,我都看不到,你的背都挡完了。”槐序面对着周离的后背,“我是从你写字的姿势里看出来的。而且你都不是用的本子写,你用的是昨天我们在路边上买的那个纸写的,声音都不一样……吃不吃薯条?”
“不吃!”
“可好吃了。”
“不。”
“不吃算了。”槐序摇了摇头,“你这两天兴致都不高。”
“我累着了。”
“骗我。”
“不要打扰我写日记。”
“又骗我。”
“……”
周离不想理他了,埋头认真写。
明信片质地要比笔记本的纸页硬一些,他用的槐序的四季织,这支笔有一种迷之阻尼感,写起来像是磨砂过,发出明显的沙沙声。笔尖在纸上勾勒出黑色的线条,组成字符,刚写完一个字时,墨迹未干,字还是湿润的,被窗光照着一笔一划都在反光,慢慢才干掉。
周离很喜欢这种感觉。
而这其实是楠哥给他布置的作业,叫他给她写一张明信片寄回去。虽然他过几天就要回去了,可能比明信片到得还快,但不敢不寄。
写完。
拿起来读诵一遍。
通顺。
再欣赏一下字,觉得自己的字越写越好看了,他内心还有点小骄傲。
吹一吹。
差不多了。
周离将之夹在笔记本中,放进包里,准备晚上偷偷寄出去——可不能被老妖怪看见,不然会被耻笑的。
正在这时,老妖怪却突然扭头,看向仿佛在发光的窗帘。
“越阴好像来了。”
“给你送汤药来了吗?”
“可能……”
“那你快去拿吧。”
“好!”
老妖怪把薯条放下,放在床上,对他们说:“我很快就回来。”
蓬然一声。
房间内一下变得好安静。
周离走回到床边坐下,不知道该做什么,便摸出手机解开锁,无意识的滑动两下屏幕,很快又把屏幕关上。接着瞄到槐序留下的薯条,他很随意的伸手拿过来便开始吃起来,味道只能说一般般。
团子从书桌上跳下,又跳到他腿上。
“喵~”
“团子大人要吃吗?”
“不吃的。”
“很好吃的。”
“不吃的。”
“好吧。”
周离低头瞄了眼,团子只安静的躺在他腿上,仰头看着他,眼睛蓝汪汪的,里面好似有星星在闪烁。
又是蓬然一声。
“我回来了!”
槐序手上拿着一个小木瓶。
周离手摸着团子的背:“看来很顺利。”
槐序抠了抠头说:“那家伙是个讲信用的,弄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喝下去就行了吗?”
“他说是……不过可能会昏睡,所以我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槐序收起木瓶子,“虽然这里离哈密瓜市已经很远了,但谁知道呢。反正等你晚上睡着了我再去阴阳庙喝,你也不用担心,越阴明天才走,我给他说好了的。如果晚上你遇到危险,就闹出点动静来。”
“你现在就去吧。”周离说,“我等下出去吃个晚饭回来就睡了。”
“不急。”
“你不是等了很久了么?”
“所以不急。”
“随你吧,你的薯条。”
“嗷……”
槐序从周离手上拿过薯条,往里一瞅,里面已经只有两根了。
但他也不在意,两根手指将之捻起送进嘴里,嚼吧嚼吧,再把手伸进去将那些碎屑渣子全都沾在手上,舔一舔手指,才把包装扔掉,然后用很随意的语气对周离问道:“你说我要是记忆恢复了,会不会就变得和现在不一样了?”
“嗯?为什么这么问?”
“你不是想了几天了吗?”
“……”
“我觉得也可能的。”槐序点点头,回味着薯条的滋味,居然觉得渣子最好吃,“我也在想这个问题,纠结得我有点恼火。”
“纠结什么?”
“我有点害怕他。”
“害怕什么?”
“他,我自己。”
“你自己为什么要怕?”
“万一他和我不一样呢?那不就跟我被别人上了身一样吗?”槐序说道。
“……糟糕的比喻。”周离无语。
“我这个比喻明明就很好。”槐序摆出了讲道理的姿态,“你看我现在的思想是建立在我现在的记忆上的,万一我喝了这个,突然回想起我以前其实学过四书五经九阳神功,我就变得聪明了,再想起我曾经饱受人类折磨,我就变得仇视人类了,或者我再想起我以前认识的好多人,相比起来和你认识的这短短两年就显得很渺小了,我就变得只对他以前的朋友印象深刻了……总之我就被他夺舍了。”
“还是很糟糕的比喻。”周离停顿了下,“而且你说的前两个都不太可能……”
“反正就那个意思。”槐序说完扭头看着周离,“你说是不是?”
面对这个问题,周离思索了很久,其实也不止是从槐序问出这句话后才开始思索的,他这两天断断续续都在想,现在又想了一会儿,最终他遗憾又诚实的给出了回答:“这是个复杂的哲学辩题,目前的我没有办法给出答案。”
兴许明公可以……
槐序又嗷了一声,点点头。
但仅仅过了几秒,周离又说:“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的,如果你真的变得有一点陌生了,我们就重新认识吧!”
这句话给了槐序勇气。
“好!”
槐序拿起瓶子:“那我这就去了!”
蓬的一声。
房间中再次只剩周离和团子。
周离继续轻抚着团子的背,一下一下的,感受着她目光中投来的疑惑和关切,他内心安定了些,小声问道:“团子大人以前就认识槐序,那团子大人还记得以前的槐序是个什么样的人吗?和现在差别大吗?”
“不是人喵。”团子觉得奇怪。
“……”周离被噎了下,“那是个什么样的妖怪呢?”
“是个傻子。”
“和现在一样傻吗?”
“差不多喔。”
“这样啊。”
“团子大人想听故事了。”
“回来再讲好不好?”
“我们要出去喵?”
“是的。”
周离决定出去,趁着槐序不在,把给楠哥写的明信片拿去寄了。
顺便也出去走走。
晚上十点,空调声音好吵。
周离抱着团子躺在床上,小声给她讲着寓言故事:“后来这个人怎么样了呢?当然是被发现了,被抓起来狠狠的打了一顿,打得可疼了,那么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呢?”
“嗯?”没听到团子回答,周离又喊了她一声,“团子大人。”
“不能偷钟。”团子这才答。
“是不能自欺欺人。”周离语重心长,“就是不能为了欺骗别人而把自己也欺骗了,这样做的话,肯定是骗不了任何人的。”
团子安静了一下。
“团子大人不喜欢这个故事,再讲一个其他故事。”说完不忘补充,“不要这种的。”
“……”
“快讲呀。”
“很晚了,睡了好不好?”周离累了。
“唔……”
“我累了。”
“好的。”
優秀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起點-第五百四十九章 木晴子水看書
于是周离起身关了灯。
房间顿时黑暗下来,他睁着眼睛,却很久也没有睡着。
脑中时不时会想到槐序。
兴许槐序现在喝了药正沉睡于郑芷蓝的家中,不对可能不在家中,可能在山中的某棵树上。
兴许他现在已经快醒了。
兴许还要睡两天。
兴许他正在做梦,梦见了一切过往,那些过往都很陌生。
……
周离本不想多想的,可实在忍不住。
因为人类是由细胞构成的,而人却是由记忆构成的。
你之所以为你,我之所以为我,其实主要取决于我们的记忆。
从降临人世开始,你所经历的、所见过的每一件事,你接受的教育、你遭受的劫难、你承受的风雨、你感受的温柔,你度过的每段时光,这些点滴的东西在你脑中积累成山,才组成了现在的你。
有一些事甚至你都忘了,却并不代表你就抛弃了它,事实上它一直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着,铭刻在你脑海深处,成了你性格的一部分。
这些记忆未必不会对槐序产生影响。
这对他来说也并非坏事。
只是……
周离并不认识以前的槐序。
事实上这些天他已经察觉到了槐序身上的微妙变化,可他并不能对槐序说‘以前的你让我感到陌生,所以就请你一直这样吧’。
他不能的。
因此有些忐忑。
在忐忑中渐渐睡去。
4号早晨。
周离迷迷糊糊中醒来,只觉得满屋子的烤羊肉味道。
起身一看,槐序竟然已经回来了,就坐在他昨天写明信片的椅子上吃羊肉串,双腿叉开,把垃圾桶放在两腿中间夹着,弯着腰低着头,羊肉串掉下的香料粉和滴下的油便全都落到垃圾桶中。
察觉到他的苏醒,槐序扭头就问:“羊肉串吃不吃?我才去兰州买的。”
嘴上满是油。
周离揉了揉眼睛,停顿了下,才问道:“你就回来了?”
“啊!”
“好快。”
“要半个月吗?”
“怎么样?”
“我怀疑这玩意儿是假冒伪劣产品。”槐序五官都皱在了一起,“喝起来跟白水似的,还有泥巴味,也一点用都没有,就睡了一晚。你说有没有可能是那个家伙回去之后又后悔了,不想给我这个东西了,于是随地装了点自来水?”
“可能是你情况特殊吧。”周离揉着头思考了下,“也可能是这个作用没有那么猛,只起帮助恢复作用,之后你会慢慢想起来的。”
“可能吧……你到底吃不吃?”
“等等。”
“快点快点。”
“别催。”
周离挠了挠头发,迅速穿上衣服,下床开始吃无敌油腻的早餐。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