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txt-第930章 牧雅林業夠狠的(六千字求訂閱)看書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王大狗、王进发和史进三个人商量了大半天,正准备各自离开,回去准备钱聘请律师应诉。
就在这时候——
从外面进来一名小工,对王大狗说道:“老板,外面来了镇上派出所的人。”
“派出所的人?”
王大狗怔了一怔,问道:“他们来干什么?”
那名小工回答:“他们没说。”
“没说?”
“是的,什么也没说,不过我看到,好像牧雅林业的人也跟着来了。”
“牧雅林业?”
王大狗一愣,转头回来看向王进发和史进,三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有点不好看起来。
之前才刚刚放松的史进又紧张起来:“牧雅林业的人来干什么?他们这种时候和镇派出*所的人一起来,只怕没有好事儿。”
昨天他们三家才接到来自法院的传票,这边立即牧雅林业和派出所的人就一起上门来了,如果说这里面没事儿,他们都不相信。
看起来,牧雅林业并不只是告到法院那么简单,还有其他的手段。
“别慌!”
王大狗脾气暴躁,最看不得史进这副一遇到事情就慌里慌张的样子,忍不住骂了一句:“玛德你这老东西,能不能不要遇到这事情就特么的哭丧一样行不行?”
史进本来还想说什么,可被这么一骂,顿时闭上了嘴巴,到嘴的话儿也不敢再说了。
人氣都市言情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起點-第930章 牧雅林業夠狠的(六千字求訂閱)閲讀
王大狗这种时候能商量的人只有王进发,所以他转眼看维族商人:“老王,你怎么看?”
王进发也皱着眉头,略微思索了一下后说道:“人都来到门口了,躲也躲不过去了,先出去应付一下,看看他们准备怎么样。”
这种时候,派出所都找了上门,能躲得了吗?
而且,想要应对也得知道牧雅林业出什么招,这就更加不能躲了了。
王进发本来只是荒漠上的一个穷维人,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脑子还是清楚得很的,所以三个人里就属他的主意最正。
“好,那就出去看看。”
王大狗闻言点点头,当即一马当先的走了出去,冲那小工说:“走,带我看看去。”
这里是宏盛的林场,王大狗走出办公室,举目就看见在林场入门的地方,停着一辆警车,还有就是两辆普通的车子。
王大狗认得出来,那两辆车子都是货车,属于牧雅林业所有,之前打交道的时候见过。
然后,他还看见,在两辆货车旁边,站着不少人,似乎都是牧雅林业的人。
“他们想要干什么?”
王大狗忍不住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牧雅林业来了这么多人,让他下意识的感觉到不对劲儿。
他身边那名小工听到了王大狗的话儿,连忙悄声提醒:“老板,牧雅林业的这些人都带着家伙来的。”
“带着家伙?”
王大狗心里打了个转,首先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他们想上门打人?”
这让他心底一惊,要知道牧雅林业在附近这一片威望可是很高的,如果想集结一批当地荒漠上的农民打上门来,随随便便弄了几千人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不过他又看了一眼那辆警车,却又稍微安心了一点。
他虽然脾气暴,可却不是傻子,连警车都来了,如果牧雅林业的人敢动手,警察肯定会拦着。
否则出了什么事儿,那就是恶性事件了,在疆齐省这种地方,牧雅林业逃不脱干系,镇上也得不到好。
所以,王大狗觉得牧雅林业这些人“打上门来”的可能性很小。
那他们想干嘛?
王大狗的眉头皱得很紧,他突然感觉到牧雅林业似乎也并不好应付。
要知道巴河镇这一片,不管镇上公家还是民间,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站在他们的一边,这就足够让他们喝一壶的了。
那小工说道:“老板,我刚才看到牧雅林场的林场场长伊利亚来了,他一般不怎么出来的,这一次看来牧雅林业是准备要做什么。”
“哦?”
王大狗心里有些不踏实起来,想了想后,连忙对那小工说:“你赶紧去叫人,把我们林场里的人都叫过来。”
“啊?”
那小工有点不知所措。
“啊什么啊,快去啊!”
王大狗催促道:“万一发生什么,我们人多点还好应付,不容易吃亏。”
“好的,老板。”
那小工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连忙撒腿就跑,到林场里叫人去了。
王大狗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往林场入口的地方走。
走到警车停车的位置,他目光一边朝着牧雅林业那些人的身上看,一边对警察打招呼:“警察同志,你们今天到我们这里来,有何贵干啊?”
警察来的人不多,只有两位,不过王大狗打量一眼为首的那名警官的肩章,两杆一花,是位三级警督。
王大狗是从X市市区过来的,为了当牧雅林业的这个供应商,才巴巴的跑到了巴河镇来开林场。
他平时一有时间就会回X市去,去巴河镇的时间不多。
他对巴河镇有些事情了解不够,譬如巴河镇的派出所所长是什么级别,他就拿不准。
当然,一些正常的概念他还是有的,巴河镇不是什么大地方,估计所长不是二级警督,就是三级警督。
眼前这位既然是三级警督,那就算不是所长,也是副所长了。
所以,王大狗开口说话的时候,很老道的把口袋里的烟掏了出来,主动想给两位警察散。
“不用!”
那一位冷着脸,直接摆手拒绝了他的烟:“今天我们过来,主要是应牧雅林业的请求,到你们林场来进行监督工作的。”
“监督?”
王大狗从对方的态度就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了:“警察同志,监督什么?”
那警察没说,转头看了看另一边牧雅林业的伊利亚:“老伊,你来说。”
伊利亚点点头,走了过来,他一边走也一边掏烟,给两位警察同时散。
他的那包烟明明不如王大狗的好,只是本地农民比较受欢迎的便宜货,可是那两位警察却都接了,还掏出火来相互点燃。
伊利亚冲着两位警察笑了笑,然后才对王大狗说:“王总,是这样的哩,你们因为违反了和我们牧雅林业签的合同,所以我们今天上门来,把你们林场的苗都收了哩。”
“收苗?”
王大狗一听这话儿,顿时就怒了:“你们来我的林场收什么苗?这是我的林场,林场里的苗都是我的,你们凭什么来收苗?”
“凭我们签的合同啊!”
伊利亚招招手,手底下的一个村民立即把一份合同副本递了过来,他接过来后直接扔给王大狗:“王总,这是你和我们牧雅林业签订的合同,上面说得很清楚哩,你们要是违约了,那你们林场里的苗我们就有理由即刻收回,所以我们今天是来收苗的,还特地请了镇上派出所的通知过来监督哩,保证除了收回我们自己的树苗,其他的东西都不会动你们的。”
王大狗接过合同,看也不看就甩手扔在一边,怒道:“我不管什么合同不合同的,你们谁敢在我的林场里收苗,就别怪我不客气。”
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笔趣-第930章 牧雅林業夠狠的(六千字求訂閱)鑒賞
“王总,这件事情你说了不算,我们照合同办事,你要真想动手,那也要看看你行不行哩。”
伊利亚招了招手,原本那些站在两辆大货车旁边的农民们,一个个都走了过来,人多势众的站到了伊利亚的身后。
同时的,伊利亚看向那两名警察:“胡所,这事儿您怎么看哩?”
“老伊,别激动!”
那名三级警督拍了拍伊利亚的肩膀,然后对王大狗说:“镇上的领导已经看过你们和穆亚林业的合同了,他们这么做合情合理,所以领导才让我们来配合监督的,你们要是觉得有什么意见,可以去镇上向领导们反应,又或者去市里反应,都行,随便你们。”
微微一顿后,他又说:“不过今天我是来监督牧雅林业收苗的,请你们配合,别阻挠,否则我可就要抓人了。”
这完全就是拉偏架啊……
王大狗听见这样的话儿,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别提多难看了。
偏偏牧雅林业今天有备而来,人很多,他们林场的人合起来数量都没人家三分之一多。
而且,他们林场里很多人都是从当地找来的农民,这真要发生什么冲突,不说帮忙阻拦吧,就只说能不能站他们这一边,都成问题。
王大狗有点没辙,还没说话。
后面的王进发和史进也跟着走了过来,主要是想看看什么情况。
伊利亚一看到这两人,不禁冲他们招了招手,说道:“原来沙木沙克你和史总也在啊,那正好了,我也一并和你们都说清楚哩。
我们今天不但来王总这里收苗,也派了人去你们两位的林场收苗哩,同时都请了派出所的警察同志监督。”
王进发和史进的脸色都是一变,没想到牧雅林业居然会出这种招,完全打了他们一个突击,让他们措手不及。
伊利亚看了这三人一眼,说道:“如果没什么问题,那我们就开始收苗了!”
说完,他一挥手,就领着人往林场里走去。
“我看你们特么谁敢!”
王大狗脸色一变,从身边那小工的手里操起一把铁锹,只身挡在了路上。
“想打架哩!”
伊利亚不屑的看着王大狗,转头冲警察问道:“胡所,王总这样子,要真动起手来,那可不能怪我们的哩。”
那警察一边抽着烟,一边走向王大狗:“王总,我说了,有什么意见就去镇上向领导反映,你这样是为难我……嗯,先把铁锹放下来,我可不想拿手铐拷你。”
王大狗不敢对警察动手,那胡所也利索得很,过去一把抓住了王大狗手里的铁锹,然后拉着王大狗走到一旁去:“王总,牧雅林业按照合同做事情,别人挑不出错,你今天要是真闹出什么事情来,你信不信以后连巴河镇都走不出去?”
王大狗怒道:“这特么都是我的苗!”
“还真不是……”
胡所笑着说:“你们和牧雅林业签的合同上写着,这是牧雅林业的苗,你们只不过是代种而已,现在你们违约在先,他们就有权来收苗。”
听见胡所的话儿,王大狗还没吭声,后面的王进发忍不住插了一句:“我们违不违约,怎么是牧雅林业说了算哩?”
胡所转过头,看着王进发道:“你叫沙木沙克吧,也算是荒漠上的人了,怎么这么不了解情况?”
王进发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胡所说道:“荒漠上的人,虽然不会去欺负外人,可也不许外人欺负自己人。
牧雅林业是巴河镇的企业,镇上的人可不会白白看着他们被外人欺负,你说对不对?
你们有没有违约自己清楚,不过牧雅林业收苗违不违约的事情吧……你要是有理就去告他们,陈总在镇上已经对着领导们说了,会和你们打官司打到底。”
微微顿了顿,胡所又说:“嘿,为了收你们三家林场的树苗这事儿,牧雅林业和附近几个村子都打了招呼,那几条村子的人立即把营生全放下了,一起来给牧雅林业帮忙。
你们要想在巴河镇……哦,不,你们要想在X市地面上占牧雅林业的便宜,那也得人家牧雅林业愿意让你们占,否则我看你们一个子都带不走。
在这里你们一句啊,还是赶紧想想该怎么收场吧,这事儿没完!”
王进发听了这话儿,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他出身在荒漠上,最了解荒漠上这些农民的想法和做事情的方式了,他们平时老实巴交,再苦再难也不会吭声,可是谁要是敢欺负到头上来,他们耍起蛮横也不是一般人能抵挡得住的。
牧雅林业算是土生土长的镇上企业了,这些年来给镇上、市里的农民带来多少好处,三言两语根本说不完。
现在牧雅林业对他们三家动手,别说镇上支持了,就算市里大概也没话说。
更何况他们一点不占理,牧雅林业还属于受害方。
原本以为牧雅林业没有证据就拿他们三家没办法,可现在人家根本不跟你讲什么证据,直接就使横手弄你。
而且,牧雅林业还摆明了告诉他们,想打官司就尽管来,牧雅林业奉陪到底。
那意思,就是要先耍横下黑手弄死你,之后打官司还是来阴的随便你们,有本事尽管放马过来。
这下,王进发彻底没辙了。
他那些不讲规矩的手段,只能对付讲规矩的人,遇上了比他们还蛮横的,他也只能坐等被阉。
看着伊利亚领着人进了林场后,立即开始拿出收苗器,快手快脚的收起了苗,王进发顿时想到自己林场也是如此,不禁满嘴苦涩。
本来觉得手里握着这一千多万的苗,怎么样都不吃亏,可现在看来,人家牧雅林业早就算计好了,根本不会给他们留下这些苗。
没了这些苗,也就只剩下之前偷偷卖苗的那几百万,相比起失去了牧雅林业合作商的资格,还真说不上赚了多少。
被胡所摁着,王大狗似乎也放弃了,阴沉着脸看着牧雅林业的人在他林场里收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倒是史进一脸彷徨,拿着电话在给自家林场打,他是三家里最惨的那个,之前的钱全还了债,如果林场里的苗被牧雅林业收走,他就真的是什么都没了。
就在这时候——
又有一辆车子驶了进来。
王大狗、王进发和史进都没注意,他们的注意力都不在这里了。
那车上下来两个人,都穿着镇上工作人员的服饰,看了看情况后,直接走了过来。
“谁是王远道?”
来的这两个人,领头的是一位大姐,她过来后先冲着胡所点点头,然后问了一句。
王大狗蹲在地上,抬头看了一眼,不耐烦道:“我是,怎么了?”
“哦,你就是王远道啊,那行,就是要找你!”
那位大姐点点头,朝着身边的同伴伸了一下手,就拿过来一叠单子,然后递给王大狗。
王大狗不明所以,把单子接了过去。
那位大姐才继续说:“我们发现你们林场欠下了好几笔费用,需要你们尽快在三日内到镇上缴清。”
“欠费?”
王大狗皱了皱眉,立即翻看起那些单子:“水费?电费?工商管理费?城镇土地使用税?这些是什么费用,为什么需要缴纳?我们之前不是都缴清了吗?”
那位大姐面对王大狗的大声质问,不慌不忙的说起来:“之前你们因为是牧雅林业的合作企业,在镇上得到了各项政策和税务上的优惠,所以有一些费用都不需要缴纳。
可是牧雅林业已经向镇上进行报告,停止了和你们林场的合作,所以一些政策和税务上的优惠镇上也会即时收回。
同时,以往一些应缴纳的费用,也需要你们补上,牧雅林业不会再为你们林场承担。”
王大狗眉头一皱,才想起之前因为和牧雅林业合作,林场开业后许多东西都是牧雅林业一并为他们安排好的,所以很多税务上和政策上的优惠,都跟着牧雅林业那一边走。
现在牧雅林业和他们停止合作,镇上来这么一出“秋后算账”,似乎也合情合理。
这点钱可能并不算大钱,只是王大狗却感觉憋屈得很,看来牧雅林业真是发了狠要对付他们。
那位大姐说完要说的话儿,冲着胡所点点头,转身就准备领人离开。
胡所想了想,叫住:“同志,你们是不是还要去威图林场和发记林场?”
那位大姐停了下来:“是啊,这呢么了?”
胡所指了指王进发和史进两个人,说道:“他们就是威图和发记的老板,你可以在这里和他们说了,不用再跑。”
那位大姐顿时看向王进发和史进,问道:“你们是王进发和史进?”
王进发和史进之前一直听着那位大姐和王大狗的对话,知道是什么事情,闻言都苦着脸点头承认:“我们是。”
“那真是太好了,省得来回跑了。”
那位大姐冲着胡所到了一句谢谢,立即又拿出两叠单子,分别交给王进发和史进。
然后,她才满意的离开了。
王进发和史进接过那叠单子,看了起了,脸色都不好看。
史进看完,一屁股坐在地上,哭着道:“这可怎么办啊?”
刚才他打了电话回自家林场询问,知道牧雅林业同样派了人过去收苗,而且也同样带了镇派出所的人过去监督。
这一下,林场里的苗肯定是没了……再想想法院的传票,和眼前的这一叠单子,他的心里就好像刀割一样难受,只觉得眼前都是一片灰暗的。
王大狗心情正不好,找不到地方发泄,听了史进的话儿,忍不住骂起来:“至少之前卖苗还赚了几百万,你哭个p啊哭,玛德再哭丧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史进没敢吭声,心里想着要不是因为想要拿那几百万替儿子还债,他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真是后悔极了。
“几百万?”
伊利亚让手底下的人收苗,自己走了回来,正好听到了王大狗的这句话儿。
他冷笑一声,说道:“不怕告诉你们哩,小牧已经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说了,他就算花了几千万和你们打官司,也要你们把贪了我们的几百万吐出来,别以为能拿着钱离开巴河,你们一天不把钱还上,这事儿就不会完哩。”
微微一顿,伊利亚又说:“小牧说,这叫杀鸡给猴子看哩,反正我也不懂,只知道小牧说得有道理哩,你们要是不把钱还回来,以后那些林场的人一个个都学你们这样,谁还老老实实做生意哩?”
王大狗、王进发和史进三人一听这话,脸色又都变了。
不惜花几千万来对付他们,让他们把钱吐出来,这话虽然有点夸张,不过可以看出陈牧的决心。
这真的就是想杀鸡儆猴了,要用他们三家的下场立标杆,让其他供应商看看,背叛牧雅林业是什么下场。
不得不说,这一次牧雅林业可真够狠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