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在東京教劍道-083 神隱相伴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虽然和马想立刻去看看这边的总务科在转移什么东西,但他现在面前有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在不惊动办公室里的小头目的情况下,离开这个办公室。
办公室并不大,小头目面对着大门,视线刚好完美封锁了房间唯一的出路。
现在整个房间就两个死角,一个是小头目后脑勺后面这一片区域,和马就躲在这。
另一个是小头目面前办公桌遮挡的区域,刚好可以跪一个秘书。
跪一个秘书什么鬼,我的脑子给我正常一点啊,不要因为只有十八岁就整天想这些啊。
十八岁的大一学生自我修正了自己不洁的思想。
但是自己被困在这里的情况并没有改变。
而且现在这个状态,如果有人进门的时候稍微抬高一点视线,那情况就会非常的尴尬。
和马盘算来盘算去,一度想要直接用下落击杀打晕这货。
但是现实不是游戏,被发现入侵的话,警察就会介入。
现在刑侦技术还没有发达到可以用散落的毛发来进行DNA追踪的地步,可警察搜查的话,排查目击证人,采取指纹什么的还是能做的。
南条财团的律师团再强,也不太可能在那种情况下保和马无事。
何况今后和马要进警视厅,不能有案底。
他只能安耐住把下面这货狗头按到桌板上去的冲动,另外想办法。
背后的窗户有防盗网,放弃。左手边的通风口太窄了,晴琉过来倒是可以试试看能不能钻进去。
和马看了一圈,觉得就只有爆锤眼前这货狗头这一个选项了。
就在这时候,对方心神不宁的站起来,转身。
和马凭着腰部力量,硬生生把两脚给提起来,于是他全身的重量都作用在挂百叶窗的横杠上了。
小头目看着窗外,念念有词:“不会半路被那个桐生截胡吧……”
和马这时候也管不得那么多,他正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腹肌上。
还好他平时锻炼就很注意腹肌的训练,所以能勉强维持一个L字形。
健身术语好像把这叫什么什么固定,反正是个进阶项目。
就在和马快坚持不住的当儿,小头目下定了决心:“我得去看看。如果那东西丢了我可担待不起。”
说完他就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他前脚刚走,和马就从跳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用力揉着快抽筋的肚子。
——趁这个机会赶快溜!
和马刚这样想,就听见门口那小头目鞋子在地上摩擦的声音——这货转身要回来了!
上屋顶已经来不及了,和马已经听见对方扭动门把手的声音。
忽然,他急中生智,一个箭步窜到了门轴侧面,这样开门之后门扉刚好能挡住他。
小头目嘀咕着“我钥匙呢”,大步进门来,直奔办公桌。
和马从门扉后面绕出来,踮着脚尖溜之大吉,待会这小头目一转身,自己就无处遁形了。
溜到走廊上之后,和马大步奔向出口,没想到前面的门哗啦一下开了,两个女职员带着刚刚在房间里摆沙盒的小姑娘出了门。
和马在千钧一发之际溜进了侧面的门。
进去闻到味道他才发现自己进了厕所。
一哥们正在便池前面一边吹口哨一边舒畅,还抖。
和马一看这情况,翻身上了旁边蹲便隔间的墙,这些隔间顶上都是通的。
没想到这隔间里有人,蹲坑这哥们拿着报纸,正好翻到赌马那一页,旁边的置物台上摆着一台松下的便携收音机。
插在收音机上的耳机明显漏风,和马能听见里面正在现场播报赛马实况。
“冲啊,无声铃鹿!你是最棒的!”这哥们一手握着报纸,一手攥着马票,“我把这个月的工资都压在你身上了!”
无声铃鹿应该是赛马的名字。
说起来,甘中学姐在温泉度假村的时候好像说过,她家的龙潭老鼠退役了,今年参赛的是刚养出来的新马,好像叫特别周什么的。
这时候赌马那兄弟发出失魂落魄的惨叫:“哎呀!特别周是从哪里窜出来的啊!完全没听过这马的名字啊!”
和马咋舌,难不成甘中学姐家里其实是那种超级大的马场?一般的马农怎么可能一匹接一匹的出冠军马。
当然也可能甘中学姐的老爸抽卡欧气十足,单抽出奇迹,十连必震。
和马探头看了眼外面,发现嘘嘘那哥们已经走了,便扔下唉声叹气的赌棍,翻出墙去。
这一次他很平常的来到了走廊。
远远的可以看见刚刚那小头目拐进了走廊的岔路。
——他大概去总务科监督转移“那个东西”了。
到底什么东西这么神神秘秘的。
和马好奇心大盛,跟了上去。
他来到小头目身影消失的地方,发现之前锁着的铁门现在大开着,便摸了进去。
进去是个向下走的铁楼梯,走了十几步和马发现自己进了个车库。
小头目正指挥人把一个板条箱搬上一辆卡车。
看起来这就是那个必须转移的东西了。
和马躲在一堆货箱之间,等待着机会。
小头目终于确认万无一失,从卡车的车斗跳下,拍了拍手:“好,你们一路顺风。”
司机应了一声,便转身进入驾驶室,发动了车子。
和马看准机会,一跃而起,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车边,翻身上车。
车斗里没有人,只有板条箱。
和马趴在车斗里,紧贴着铁板地面,不让外面的人看到自己。
车子就这样启动,离开了仓库。
和马长舒一口气。
他准备等离远一点就带着箱子一起跳车。
美加子还在设施里闲逛呢,和马可不能丢下她不管。
和马坐起来,开始查看这板条箱。
钉子钉得很匆忙,感觉用手指就能拔开。
于是他就这样做了。
没两下箱子就开了,里面塞满了稻草。
和马在稻草里扒拉了几下,摸出来一个雕像。
他刚摸到雕像的时候,心想该不会是那种雕着不可名状的章鱼头的雕像吧,摸出来才发现是个陶俑。
看样式貌似是绳纹时代的东西。
这种形状的陶俑,和马上辈子第一次看见是在手冢治虫的名作《三眼神童》里。
藤子不二雄的《哆啦A梦》大长篇《大雄的日本诞生》里,23世纪人就用这玩意当部下。
“福祉科技在倒卖古文物?”
和马小声嘀咕着,仔细观察这陶俑,总觉得不太像文物。
他又伸手摸了摸箱子里,结果又摸出来一个。
和马拿着俩陶俑,头上写满了问号。
眼尖的他很快发现,俩陶俑在细节上一模一样,就连花纹都尼玛是一样的。
绳纹时代的日本人就这么有“工匠精神”啊——个屁啊,这分明是用同一组模具开出来的!
福祉科技,该不会在把这种假货卖给顾客吧?
那确实需要转移呢,毕竟涉嫌诈骗,最起码也是贩卖假冒产品。
说起来,说是兴奋剂实际上是维生素C,这算不算贩卖假冒伪劣产品?
这东西完全没有偷走的价值,做出这样的判断后,和马把东西放回板条箱里,然后徒手把刚刚自己拔出来的钉子又按了回去。
然后他准备等车到下一个红绿灯,就下车闪人。
这时候车子拐了个弯,路口的牌子显示这通往关门海峡海底隧道。
这车在往本州岛开。
一箱假货陶俑而已,用不用往本州岛送啊。
考虑到进了隧道之后车子估计直到出口都不会停,和马果断决定跳车。
刚好现在刚转弯,车子的速度不快。
尽管如此,和马落地的时候还是滚了几下才站起来。
刚站起来他就马不停蹄的躲后面来的车。
幸好后面的车也是刚转过弯道,车速不快。
司机摇下车窗,对着和马抗议:“你想死吗!”
和马对着那司机就是一鞠躬。
他现在已经开始习惯日式思维了:我都鞠躬了,你还要怎样?
和马一路小跑上了人行道,这才松了口气。
——接下来跟美加子汇合,然后去大楠神社看看那边的情况。
但是在这没有手机的时代,要怎么才能跟美加子汇合呢?
和马看了看表,距离和美加子约定的时间还早,现在赶往约好的汇合地点的话,指不定要等多久。
果然还是溜达回去福祉科技的设施看看情况好了。
我堂堂正正从正门进去,也能麻痹一下敌人。
忽然,和马停下脚步。
因为他看见前方人行道正中间,站着个绳纹时代的陶俑——就和他刚刚在车上板条箱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what the f**k?
和马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陶俑就在那里,在人行道正中间旁若无人的站着。
见鬼了……
陶偶用那像是两个横置的核桃的眼睛看着和马,着实有点骇人。
突然,和马猛的发现身旁的道路上已经没车了,明明他刚刚才因为跳车被后车骂过。
目力所及的范围内,马路空空荡荡。
不远处的红绿灯只有红灯在有规律的一明一灭。
见鬼了。
就在这时候,和马忽然听见有人在唱儿歌。
かごめかごめ(围啊围啊围成圈)
笼の中の鸟は(笼子里的鸟儿)
いついつ出やる(什么时候才能飞出鸟笼)
夜明けの晩に(黎明前的夜晚)
鹤と亀が滑った(仙鹤和乌龟滑倒了)
后ろの正面だあれ?(你身后的是谁?)
说实话,这童谣平时正常唱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现在面对这么个陶俑,突然听到这童谣,和马背后已经一层鸡皮疙瘩。
童谣的声音从和马背后传来,总感觉那家伙越走越近了。
和马压制着自己回头看的冲动。
童谣开始唱第二遍,和马一晃神,发现陶俑离自己的距离变近了。
明明他根本没有移动。
背后哼唱童谣的“那个玩意儿”也在渐渐接近。
而且童谣的唱法也有了改变,“气声”多了很多,让人凭空有了种阴风阵阵的感觉。
和马抬头瞥了眼太阳,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阴下来,周围的光照看起来就像黄昏提前降临了。
和马握紧了拳头——有刀在身边的话,倒是可以砍出个未来。
不知道拳头好使不。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身后传来的儿歌开始唱第三遍,而前方那陶俑再一次缩短了距离。
这个时候和马忽然想起玉藻说过,如果发现自己被拖进了异常的空间,就唱那首通行歌。
于是和马深吸一口气,开口唱了起来。
他虽然现在挂着个音乐家的名头,但是唱歌的水平约等于没有。
但这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第一个音节出口的刹那,可以明显看见那陶俑抖动了一下。
但是背后传来的《笼中鸟》的童谣声音更大了,像是要压过和马的声音那般。
——有效。
于是和马提高了音量,拿出了军训时候拉歌的派头,把童谣嚎了出来。
下一刻,陶俑、公路还有红绿灯全都不见了。
和马站在不知道哪里的岸边,周围开满了彼岸花。
就在他前方不远处,巨大的红色鸟居耸立在流动的河水中。
无数的花灯沿河而下,从鸟居旁经过。
什么鬼?
和马向着鸟居迈步,然后发现水很浅。
彼岸花跟着他的脚步盛开,仿佛一群生物正在追逐着他的脚后跟。
紧接着,和马听见了歌声。
不是《笼中鸟》,而是《通行歌》。
冰冷纤细的女声在轻声吟唱。
通りゃんせ通りゃんせ(通过吧,通过吧)
ここは冥府の細通じゃ(这里冥府的小道)
他微微侧过脸,用眼角的余光循声望去。
魑魅魍魉正远远的看着他,仿佛在等待他加入到百鬼夜行的行列。
有蝴蝶飞从远方飞来。
和马的目光追随着蝴蝶转向前方,却发现那巨大的鸟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许多鸟居构成的“通路”。
那歌声继续吟唱着,若即若离:
通りゃんせ通りゃんせ(通过吧,通过吧)
ここはどこの細道じゃ(这是哪里的小道)
天神さまの細道じゃ(这是天神的小道)
ちょっと通して下しゃんせ(轻轻通过到对面去)
前方有人影,看起来是个小孩子。
蝴蝶还在继续向前,和马加快脚步。
然后他看见了晃动的灯笼。
灯笼的光芒把周围的一切都切割开来,从一片阴森中挖出一块让人安心的圆形亮斑。
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亮斑的正中间。
她哼唱着歌儿,伸出手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