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j4y火熱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線上看-第四百五十四章 導演!這劇本不對啊!鑒賞-21qq5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天庭有周天星辰,巫族有十二权柄。
此刻,各自展开了战略手段,以求压制对手。
这似乎是延续了昔年的龙凤理念道路之争,历史恍若在轮回。
当然,换了时代,好像连正义的主角是哪边都换了。
最起码,风曦坚定的认为——他们这方才是正义的,理所应当迎接最终的胜利果实!
没办法。
屁股决定脑袋。
人族要是输了……他这人族共主,能有好果子吃吗?
说不得,就得扑街扑上个千八百亿年,才能灰头土脸、摸爬打滚的重新回到洪荒宇宙诸神博弈的棋盘上。
况且……
绝世剑姬 斩鬼
风曦眼帘垂下,遮掩着眼中璀璨的神光。
他感受着、把握着自己的五德圣皇道果,以及那条已然展现了一角未来辉煌前景的至高道路……
‘一切,大有可为呐……’
心底嘀咕着,风曦镇定了情绪,看着周遭的臣属,凝声开口,“天庭的战略手段,已经被祖巫们用十二权柄牵制住了,互相抵消,不再是最大威胁。”
“但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天庭不会做无用之功。”
“从现在开始,全族戒备,进入一级警戒状态!”
风曦抿着唇,下达了战争动员。
他要对得起就任风后时候的宣言。
不管是怎样的敌人打来,都要用最坚定的态度回击,不惜一切代价!
……
没有让风曦等太久。
当周天星斗的战略手段展开后,新的动作很快就到来。
穿越np肉文组团刷怪
“嗯?”
“一部分天河水军的精锐消失?去了哪里?”
“哦,借着横亘岁月的星光网络,以及混沌钟的庇护,入驻了时间长河?”
风曦脸色严肃郑重,看着前来汇报的力牧,眉头皱紧,“借道行军……这是要突袭我们大本营的节奏吗?”
“理论上是这样……”力牧表情古怪,“但是我俯瞰时光,映照岁月发现,他们表现的进攻性不强,反倒是拼命挖掘建筑各种壕沟城堡,一派防守的姿势。”
“可说是防守吧,他们又防中有攻,一直冲着我们大本营的方向,不断修筑城堡节点,串联勾结,星光为锁链,使天河与岁月长河近乎浑化为一。”
“……”风曦愣了一小会儿,才道,“这么大手笔的吗?”
“想靠堆防线,堆到我们家门口?”
“他们妖多,还是玩的起这样手段的。”力牧无奈开口。
“我知道……但这意义何在诶?”风曦摸了摸下巴,“他们堆防线,我们也可以堆啊!”
“迟早还是要真刀真枪的碰……很多资源,用在别的地方更有意义啊!”
“帝俊是天庭的天皇,在娘娘闭嘴,羲皇沉默的时刻,的确拥有说一不二的威严,可这样搞,也迟早内部出现怨言……”
风曦说着,突然噤声了,眉关紧锁,想到了什么。
半晌后,他方再度开口,“牧……你给我将天庭所有大军的最新指挥调度情报给我。”
“唔……对了,还有巫族十二部,各部主力的轮流驻扎日程。”
他捂住额头,蛋疼的紧,“希望别是那种最恶心人的可能……”
“我风后的位置才刚坐上几天?都还没捂热乎呢。”
“实在不想再背上一堆黑锅骂名……”
“虽然说吧,我也不是特别在意……好歹是加冕了巫语好学者、妇女之友、后宫之王之类头衔,现在还没有洗白反转,族人们不会对我抱有太大希望……”
“期望值不高,也就不容易失望……”
力牧嘴角一抽,再抽,却是无言以对。
他退下了。
很快又回来,将风后所要的情报整合在一起,递了上来。
风曦飞快的上下扫了两眼,轻叹。
“好吧。”
“我知道天庭那边想搞什么幺蛾子了……”
“艹!”
“艹艹!”
“艹艹艹!”
风曦将平素里在人前演出来的风度先给扔在一边,跳着脚骂,“帝俊这家伙,都是要有孩子的神了!”
“还不干点好事,给儿女积德?”
“也不怕缺德事干太多了,父债子偿,儿子被削,女儿被人拐跑?”
风曦诅咒。
力牧脸色古怪,认真看了风曦几眼,眼中闪过深沉色彩,似乎在回忆眼前这人曾经于巫族中的丰功伟绩。
昆仑山那里,至今还有某人的清晰印痕呢!
力牧挺想哔哔两句的。
只是再一想到,面前这位如今已为人族风后,至高共主,话到嘴边,却生生的咽下去了。
惹不起惹不起。
‘呼……这就是大劫时代啊!’
‘充满了机会——只要能抓住,敢打敢拼,就能一跃而上。’
力牧感觉自己吃了几个柠檬,酸酸的。
‘当年那个险些喝酒呛死、来找我庇护的小家伙,而今执掌人皇果位,战力之强,足以跟太易层次的无上存在掰腕子……’
‘换作是和平的时代,哪里有可能呢?’
力牧琢磨着,一时间神思渺渺了。
一旁,风曦还在叹气苦恼着。
“不好搞啊……不好搞。”
“天庭的套路,我大概是琢磨出来了……可惜,没什么太好的法子。”
“弃子养龙……呵,天庭也真敢想,真敢做。”
风曦揉了揉太阳穴,很纠结。
“龙祖之心,世人皆知。”
“欲混同人族与巫族,铸就霸业。”
“失去的东西,他要拿回来;盘古的道路,他要走到头。”
“精神上覆盖人族,书写人人如龙,成就大一统。”
“权柄上统合巫族,十二权柄,可能会化作十二金人,以此永镇山河,自身超脱于上。”
风曦,多精的一个人?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很多事情,看得清清楚楚。
尤其是,现在他登位风后,是本时代的一尊人皇……地位到了,格局也到了。
能用棋手的视角,去审视局面。
龙祖想搞事……这是毋庸置疑的。
毕竟,人家自己都没想隐瞒,就是光明正大的做。
现在,天庭笑眯眯的给抛了点帮助过来……
啧。
那后果,很美妙。
风曦深深吸了一口气。
“还好。”
“本风后,先前就已有安排布置。”
“可以与天庭的损招互相兑子……虽然娘娘的损失不小,但帝俊也别想笑的出来!”
他计议既定,当机立断申请,神念接通了造化至圣女娲娘娘。
“娘娘!”
“时机已至,可以开始了!”
略微沉默后,另一边传来了慵懒的回应,“好的,我知道了。”
……
大司命的殿堂中,热闹喧嚣无比……这里每天负责处理的事物太多了,涉及到整个妖族的方方面面律法问题。
然而,就是在这样热闹的殿堂中,正在进行着一场对话,却被所有进出此地的妖给忽略……不,不是忽略,而是完全无法感知到。
一位至强的女神堂皇正大的来到此地,以高深莫测的道行操纵概念,化出了一片他人无法认知察觉的时空,做为与大司命——东华帝君谈判的场所。
不过。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女娲总感觉,这位帝君与此前所见到的过往完全不一样了,似乎……似乎是放下了所有,又仿佛是做好了怎样重大的决定,木已成舟,就差最后的等待。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心无挂碍,随势而移。
面对这样的东华,女娲觉得自己心底莫名升起了没有把握的感受——一个好像什么外物都不再渴求的人物,还能打动他吗?
“东华,你有经天纬地的才能,是一个天生就应该干大事的神。”
女娲试探道。
“嗯,你很有眼光,一眼就看出了我的伟大之处。”东华点点头。
他竟然承认了!
女娲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好了,整个人一愣一愣的。
一点都没有谦虚啊喂!
这跟你平常的表现,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啊!
和我之前编排的剧情发展也完全不一样诶!
看着一时有些失语的女娲,东华帝君似乎完全放开了自我,手中不知道捏着怎样品种的小鱼干,悠哉悠哉的品尝着,同时开口说道:“你看,我又是搞仙族概念,又是折腾变法,还搞人道红利分配……本座不经天纬地,还有谁经天纬地?”
“呵。”
他嗤笑了一声,“相比某些家伙,窃据高位,却一事无成。”
“本座可以说是脚踏实地做事了,给这个时代留下了些什么东西。”
“恕我直言呐。”
“单论业绩,这满洪荒的大罗,都是垃圾!”
“唔,除开太昊。”
东华最后补充了一句,没把话说满。
饶是如此,也是把女娲给雷个不轻。
——朋友,你这么狂,不怕走出门就被人群殴打死吗?
只是看东华帝君的样子,似乎应该是不怕的。
“来,吃点吧。”东华将手边的一些小鱼干抛了点过去,女娲本能的接过,尝了尝……嗯,很熟悉的味道,跟她平日里吃的是同一个品种,同一种口味。
不等女娲琢磨出些什么来,东华喝了口茶,“你如果没事,想来也不会来我这……来,慢慢吃,慢慢说,我看你想开什么价,收买我做什么事。”
女娲脸色发木,总觉得事情的发展很不对劲。
勉力镇定心情,努力把话题扯回正轨,回到她的节奏中。
“东华道友,既然你都说开了,知道自己为这个时代做出了多么巨大的贡献……”
“那看看你如今的地位、待遇,对得起你做的贡献吗?”
女娲回复了状态,表现出一派义愤填膺的模样。
“天皇帝俊,只知道打压异己;东皇太一,没有过怎样惊世的战功,却窃据天庭大军最高统帅……”
“两个不干正事的,称皇称帝……而你这样的君子贤臣,却是困顿无门,难以上进。”
女娲表示,对于这样事情,她不能忍。
“这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
“这与你曾经的大愿,让世人按照对时代贡献分配人道红利、只要上进便都有化龙之机的人人如龙梦想相悖呐!”
女娲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诚恳,摆道理,讲事实。
“这,你能忍吗?”
“能啊。”东华淡定的再点头,整个人很随心,很佛系,把女娲噎了一下。
“咳咳!”
“呃……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放心,我知道。”东华老神在在的道,“你问我能不能忍,我告诉你我能。”
“为什么不能呢?”他品了口茶,怒了努嘴,“毕竟嘛,我已经脱离了低级的权利财富追求,一心只想着精神上满足。”
“能看着广大人道苍生的生活,普遍的一天比一天更好,知道这一切的改变是我所为,就可以了啦!”
“咳咳咳……”女娲咳嗽的声音更大了,心态也发生了很微妙的变化。
她眼角抽搐,面目有些微微的扭曲。
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呲着牙,“可似乎,有些人在尝试窃取属于你的功绩,要将它们转嫁到自己孩子的身上……贪天之功!”
“这,你还能忍?”
“唔……”东华这回没有立刻回答,好像被这个追问困扰了一下,也让女娲心底重新升起了希望。
然而……
“或许,能忍吧。”下一刻,东华残忍的戳碎了女娲的希望,“如果哪一天,我连精神满足都不在意了,只看重个人价值实现,自我心灵的解脱……”
“那人道苍生,是否知道这些大功绩之事为我所做……对我来说,重要吗?”
“我觉悟了,我升华了,就好了……”
东华笑着看向女娲。
女娲已经失去了表情变化,一脸懵逼。
‘呵……’
‘呵呵……’
‘呵呵呵……’
她回忆着风曦写的原始剧本,心态濒临崩溃。
最终,女娲嗫嚅着嘴唇,“好吧,你什么都不在乎……那你在意能不能盘古吗?”
“盘古?”东华眉梢一挑,似乎终于来了兴趣,“保送吗?”
“算了,我也是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不等女娲回答,东华自己便摇头,叹息一声。
“你自己都那么菜,没有能盘古呢,还在路上挣扎,胜利的希望虽有却不大,如何能保送我盘古?”
“不能保送,你的一切开价,对我来说意义嘛……没有多大的。”
詭 案 組
终于。
女娲的心态炸裂了。
这剧本……
太离谱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