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m7ef精华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熱推-rt058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陈正泰这时候发现,世族之所以能够成为世族,肯定不是侥幸。
可以说,这些人都是人精,而且自幼就享受了天下最好的教育资源。
起初精瓷出来的时候,这几乎等于是降维打击,因为这玩意旷古未有,玩法太高端,以他们那简单的经济知识,是没办法参透背后的原理的。
可是这些人……但凡只是上过了一次当之后,似乎通过了精瓷,啊?,就开始有人渐渐开窍了。
陈正泰倒是对这些世族抱有期待的,关内人口众多,根本不需世族!
这样的世族越多,其实对于天下越是不利。
可是那关外,则是完全不同了。
世族的本质,其实就是超大型的地主,而关外到处都是蛮荒之地,单户的百姓若是耕种,根本无法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天灾人祸。
而这个时候,这种大地主或者是大庄园主就有了用武之地,他们以家族和姓氏抱成一团,招募部曲,甚至驱使奴隶务农,这就导致,一旦遇到了天灾,他们往往谷仓里都有余粮。而遇到了胡人的袭击,他们也可通过血缘的关系团结起来,进行抵抗。
且关外有的是土地,最缺乏的却是需有人能组织起来进行开垦并且放牧,前期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畜力,这些……都是关外现在最缺乏的。
若不是这些世族们在关内实在树大根深,陈正泰还真想一次性将他们打包送到关外去!
这些人在关内乃是祸害,可是在关内,却是人才啊。
当然,想归这样想,此时的陈正泰,唯一能做的就是撒钱。
关外现在乃是陈家的基业,尤其是西宁和朔方。
大唐想要维持统治,这里的百姓想要活的更好一些,某种程度而言,是不需要世族,也不需要像陈家这样的家族的,陈家的未来依旧是在关外,因而……经营关外,乃是重中之重。
可现在的关外,还处于未开发的状态,这就急需无数的钱财不断供应,汉人想要将河西之地以及草原彻底占据住,甚至……不断的向西开拓,也必然需要源源不断的人口和钱粮向关外转移。
当日,陈正泰又和太子去学骑马了。
他觉得自己迟早是要出关的,无论是孟津还是长安,都不是自己的家,因而骑马这样的特技,非要学会不可。
只是他或许天生就有骑马的障碍,马术总是无法精进。
李承乾便乐呵呵地嘲笑他:“平日见你这般的聪明,可有时却见你笨手笨脚。”
陈正泰便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殿下就不必奚落了。”
李承乾却是笑得更开怀了!,在陈正泰面前,只有骑马的时候,他方才觉得自己能胜过这个家伙!
不过随即,李承乾显然又想起来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不禁沮丧起来,随即哀怨地道:“可惜孤前些日子好不容易地挣了大钱,谁晓得这钱挣得太大,父皇直接让禁卫将东宫围了,一道旨意,说要搜查一下东宫是否有违禁之物,而后……就让人将一箱箱的欠条给统统的打包带走了。”
王侯战乾坤 文艺青年
陈正泰倒不觉得意外,甚至觉得,似乎这样才是正常的!
不过,此时他还是不免安慰道:“陛下这样做,也是害怕殿下骄奢淫逸啊,这是为了你好。”
李承乾随即摇摇头:“罢罢罢,不说不高兴的话了,我听闻许多人都去二皮沟那儿看热闹了,他们都说想亲眼看看,这铁铺在路上是什么样子的,想不到你这家伙,竟真的敢这样干。”
铁路的铺就工程已经开始了。
当然……这对于长安人而言,本就是稀罕的事,人们就想去看看。
那儿围了许多人,连朝廷都惊动了。
钢铁这玩意,在这个时代还属于稀缺品,将这玩意放在了地上,就不怕被人偷?
当然,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凭借着陈家的人缘,早在半个多月前,就有许多人上书,表示铁路关系重大,花费又多,因而恳请朝廷对于任何盗窃铁路财物者,予以严惩,盗贼若盗窃铁路财物,予以腰斩。而对于收容和倒卖赃物者,则同例。
这是十分严重的惩罚,等于但凡主意打到铁路上的家伙,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除此之外,陈家还安排了一些护路员,他们的职责就是每日骑着马,从一个站点巡视到下一个站点,但凡发现可疑之人,立即捉住拿办。
钢轨的制式已是先出了,而许多钢铁作坊,已经全力开工,源源不断的矿石,纷纷送至作坊,而作坊不断的将这铁水直接倾倒进早已预备好的模具里,钢水冷却之后,再进行一些加工,便可运送出作坊,直接送到工程队去。
在研究院的主持之下,他们还对窑炉以及作坊进行了改造,改进了钢铁中炭的比例,使这熔炼出来的钢铁承载力更强。
而路基乃是现成的,枕木也是源源不断的送来,原有的木轨直接拆除,换上枕木和刚轨即可。
为了加快施工,一个个作坊很快的拔地而起,几乎所有相关的作坊都在拼命的招募人手,甚至因为人力不足,枕木的作坊大量的招募了女工。
整个二皮沟,就好像疯了似的,朝着一个目标,全力开工。
而这无数的钱财,也带来了巨大的效益,人们发现,精瓷的神话破灭之后,市场竟然开始诡异的繁荣了起来,哪一个作坊都需要人,大量的人做工,摆脱了以往在农地中的生活,有了薪水,便需衣食住行,这使得百业随之兴旺。
最直观的就是成衣作坊的销量暴增。
古代本是极少有成衣的,对于绝大多数的百姓而言,他们本就是自给自足,自己种桑麻,采摘和结茧之后,织成布料,此后自行剪裁成衣。
而只有富户,才会选择去市场上购买布匹,再回家让女主人或者是奴婢们去制成合体的衣衫。
可随着百工的兴亡,绝大多数人已经没有办法自给自足了,因为有了薪水,所以导致人们敢于直接买成衣。又因为家里的劳动力,都需去作坊里做工,于是男耕女织已是一去而不复返了,便连平日里妇人在家裁衣,也变得少了。
因而,成衣业扩张的极快,随之开始出现了各种的款式。
那崔志正终于办到了地契,不过很快他便发现,家里上下,看他的眼神都变得怪异了。
两个弟弟,一个是在户部做郎中,另一个乃是御史,其实都是清闲的职位,现在也变得对崔志正没有了好脸色。
显然,大家并不认可崔志正这样做。
只是他是家主,非要如此,两个弟弟也无可奈何,毕竟他们乃是庶出,在这种大家族里,嫡出和庶出的地位区别还是很大的!
可是,许多子弟也变得不满意了。
古代 機械
便是连崔志正的亲儿子,也是怀着不满。
甚至连一些族中的耆老,说话时都免不得带着一些刺!
还没有被骗够吗?一次精瓷已让崔家伤筋动骨,再来一次西宁购地,还让不让崔家活了?
府里已有不少部曲开始逃亡,所谓树倒猢狲散,以往许多人依附于崔家,既是因为崔家有许多的土地,也有许多的营生,只要将崔家人伺候好了,或许一高兴,一辈子便可无忧了。
可现在不一样了,人人都知道崔家要完了,便是一些远亲,也开始不再走动了。
博陵崔氏那边,听闻清河崔氏把最后一块地都质押了,大为光火,虽说大宗和小宗已分了家,可毕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清河崔氏若是彻底陨落,博陵崔氏又能得什么好?
当下博陵崔氏派了个人来,问明了缘由,随即便是一通斥责。
闹的平日里经常走动的大宗小宗,也开始变得不常走动了。
上朝时,不少人遇到了崔志正,都是摇摇头。
大家跟着陈家人确实是去了一趟关外,可是……那地方,大家所亲眼见着了,真的太寒酸了,就说西宁那地方,距离长安千里之远,附近还都是胡人和吐蕃人,危机四伏之地,那里的土地,今日是陈家的,明日还不知道是谁家的呢。
再者说了,要那里的土地做什么,就算是粮食能增产十倍,你也得有本事运回来啊。
那样的土地,均价竟要十贯,还不如去抢呢。
倒是朔方,勉强有一些投资的价值,可也有限,因为朔方的地价也不低。
姓陈的真是吃人不吐骨头啊,清河崔氏都这样了,居然还如此骗他。
可显然,崔志正不为所动,他这几日,总是恍恍惚惚的,有时,他坐上车马,停靠在二皮沟附近,观察那里的商业,看着过往的人流,竟是出神。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甚至连程咬金都忍不住找上门来了。
不管怎么说,程咬金也是崔家的女婿,虽然他的妻子并非是崔家的嫡系,可崔家也算是半个娘家了。
一见到崔志正,他便嘟囔道:“我那婆娘成日骂俺,说是俺怎么不来走动,本来我也懒得来,可听说你买了西宁的地,终还是憋不住了,我晓得崔家在精瓷那儿亏了许多钱,可再怎么亏钱,你也不能破罐子破摔啊。西宁那地方,老子带兵打仗都还没去过,陛下倒是命我不日带着一支兵马去夏州,这意思是要拱卫西宁的安全,可即便是夏州,距离西宁也有数百里的距离,你当这是玩笑嘛?”
崔志正只沉默。
“傻了?”程咬金吓了一跳,便连忙又道:“这可怪不得我,到时别赖我身上,我方才说话轻声细语的啊。”
崔志正油盐不进,程咬金只好泱泱的走了,他心里很惆怅,为啥以往这么精明的一个崔志正,现在成了这个样子。
这是被陈家灌了迷汤药吧。
……
陈正泰决心不和太子继续一起骑马了,他决定去天策军的骑军营那儿骑!
因为那里有个很大的好处,便是全身披挂了上百斤甲片的人马,组成了重骑队,哐当哐当的进行冲锋的操练,陈正泰便骑着他的骏马,跟在后头,如此一来,倒也没有弱了自己的威风。
陈正泰曾尝试过这些重骑兵的甲胄,最里是一层皮具,中间是一套全身的锁甲,这锁甲套在身上,已有二三十斤了,走起路来,已是哐当哐当的,而最外层,却还有一层板甲护住身上的要害,除此之外,还有护膝、护肩、护手、牛皮的靴子,这一套下来,若是加上手中的马槊还有腰间佩戴的长刀,足足有四五十斤重,笨重的头盔,连嘴也遮住了,只剩下一双眼睛可以活动,往脑袋上一套……整个人成了一个大罐头。
穿着这么一身东西,陈正泰当时尝试着走了几步,才三四步时,便已是气喘吁吁了,就这……还需骑在马上,而这马更狠,它浑身上下也批甲,再加上承重马上的武士,陈正泰这才知道……那些威风凛凛的重骑兵,有多辛苦了。
真不是人干的啊。
可是骑兵营这五百重骑,经过了无数次的操练,即便穿戴着重甲,也依旧行走如常。
薛仁贵是个狠人,他让这些人除了上马冲锋,其他时候,只要不是睡觉,都需甲胄不离身,只有吃饭时,才将头盔摘下来。
这几乎是将人的潜力,发挥的淋漓尽致,起初的时候,骑兵们走个数十步,便觉得受不了,而且在这闷罐头里,浑身燥热。
可慢慢的操练,也就习惯下来。
唯一的不足,就是马的损耗很大,都很能吃,一日不准备几斤肉,没办法满足他们日益增长的食欲,而战马的草料,也务求做到精细,平日操练是一人一马,而若是到了战时,便需两匹马了。
除此之外,每一个重骑身边,都需有个轻骑的扈从,作战的时候,跟在重骑后头,轻骑掩杀。平时的时候,还需照料一下重骑的生活起居。
因而,骑兵营又招募了五百人。
这些扈从都是奔着想成为重骑来的。
因为每一个,“”犹如牲口一般的家伙,浑身甲胄,像坦克一般列队骑马出现在长安城,总能吸引许多人的目光。
尤其是他们的护心镜左右,各书一字,组成了‘天策’二字,莫说是百工子弟,便是良家子们,眼睛都是直的。
在大唐,天策二字,宛如有魔力一般,总能给人一种荣耀感。
所以重骑固然辛苦,可他们似乎也愿意背负这样的负担,反正到了天策军营,什么都会慢慢的习惯和适应的。
因为学骑马,故而便成日来军营。
倒是让李世民对陈正泰欣慰了不少。
看来这个家伙,还是干了正事啊。
你看……这不是最近老实了许多吗?
张千兴冲冲的将事情密报之后,李世民显得开心了许多。
无言的爱恋 星星_的_眼淚
“此子有大才,就是懒,逼他还逼不动,近来倒是安分了,终于肯乖乖干事了,可见还是孺子可教的。”李世民不禁发出感慨。
顿了顿,他便又道:“天策军现在如何了?”
张千便道:“还在日夜操练呢,就是费钱,其他的……奴也不敢挑什么毛病。”
“一年下来,费钱多少?”
“据闻,有两百多万贯。”
“就这?”李世民财大气粗道:“都冠以天策之名了,两百万贯,朕拿不出吗?你呀,斤斤计较。”
张千心里说,若是早先的时候,这个数目报到陛下这里来,陛下还不知怎么的跳脚呢,今日倒是口气大了。
张千随即道:“陈正泰这些日子到处跟人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恨不得将天策军拉出去立立功劳呢。”
“有这个心是好的。”李世民先是表示了肯定,接着道:“只不过……这是天策军,朕冠以天策之名,就不能轻易将他们拉出去了,如若不然,若是吃了败仗,则要令朕蒙羞了。这天底下,什么军马都可以吃败仗,唯独天策军不可以。所以……让他收了这个心思吧,老老实实让天策军在宫中卫戍就行。”
张千一听,便明白了李世民的意思了!
这是陛下的招牌,是脸面啊,陛下还是很要脸的,天策军若是拉出去,输了算谁的?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好好养着,就当他们是瓷器了。
张千心里窃喜,如此一来,那陈正泰的如意算盘可算是落空了。
不过这天策军上下倒是可惜了,自己去营中的时候,撞见不少人,个个都像一条汉子,可一直卫戍,也就别指望能立功劳了,这辈子,都老老实实地做个精瓷吧。
李世民突然奇怪的看着张千:“你笑什么?”
“啊……”,还好张千反应快,毫不犹豫就道:“奴婢为天策军能得陛下如此赏识而笑。”
李世民则是狐疑的扫了一眼张千,他觉得……张千的话,有点问题。
只是……他懒得去计较了,便道:“正泰那里,要安抚住,他若知道朕的心思,还不知又要背后说什么怪话呢。”
“喏。”
………………
第三章送到,对了,现在运营官这里弄了一个活动,就是投月票可以领粉丝称谓的,大家可以去书评区看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