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笔趣-389. 密室背後讀書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行天宗这群龟孙!”
黄梓脸色苍白的咒骂了一声。
行天宗修建的密室,并不是在玄界边缘的夹缝里,而是放在了常人的思维盲点。
行天宗将门派驻地所在的山峰挖空了大半,地表那一部分则是行天宗外门弟子的居所和修炼场地。而真正的内门弟子则会被接引到山腹和后山,这里是他们的居所和修炼场地。
而那间特殊的密室,就修筑在地表和山腹之间的岩层里,入口处的位置,恰好就在地表进入山腹大概十米左右的一条密道岔路——说是密道,但实际上却是被伪装成一个暗哨的休息站:行天宗会安排内门弟子在此站岗,以防止外门弟子误入山腹。
密室就在这个哨站的岩层后。
因为其材质特殊,所以哪怕就算是大能至尊以神识扫描感应,也根本无法发现这里。
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
故此,就算黄梓将行天宗的整个门派驻地都夷为平地,也不可能发现这个密室,反而是很有可能失手将这个密室也一并摧毁。而密室一旦摧毁的话,躲在密室后小世界内的人便会发现行天宗遭遇无法抵御的危机,那么他们就更不可能出来了。
是的,这个密室与其说是闭关的密室,倒不如说这其实是一个被锚定了的小世界入口。
也就昔年曾名震玄界的行天宗才有如此底蕴能够修建这么一座密室用于当作固定一个小世界入口的锚点了。
黄梓望着眼前的岩壁,在感知中岩壁的后方的确是空无一物,但是当他一剑破开岩壁的机关门后,便看到了一个约莫只能容纳一人进入、如同棺材一般的狭窄空间时,他的脸色就显得极其难看。
此时的黄梓,脸色略微有些苍白。
但眼里的愤恨之色却是越发的浓郁。
青珏的舌尖轻轻的舔舐着嘴唇,脸上是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迷离的小眼神更是有着一种毫不掩饰的饥渴。
黄梓只感到背脊一阵发寒。
“我警告你,下次你再汲取我精气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青珏眼眸一亮:“怎么个不客气法?”
黄梓懒得跟这疯狐狸继续较真:“要不是情况不允许,我根本不想和你同行!”
“我又不要你的心。”青珏噘着嘴,一脸的委屈,“当年就说好了,大家逢场作戏。”
“你没日没夜的当榨汁姬,这能叫逢场作戏吗!”黄梓都怒了,但一动气,他就又觉得身体一阵发虚,不由得伸手扶腰,发出一阵轻咳,“刚才说好的亲一下,你扑上来就是汲取精气,强行给我套虚弱啊?然后趁我没反应过来就直接坐地吸金了?”
“也是你说让我自己动的。”
“我是说让你自己亲!”
“那就是我听错咯。”青珏笑嘻嘻的说道,“哎呀,夫君,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这么斤斤计较嘛。”
“你还要不要脸了!”黄梓大怒。
“我是妖呀,要脸干什么?”青珏一脸奇怪的说道,“在我们妖族,想要什么就自己动手拿。夫君你都说让我自己来了,那我当然是自己动手,脱衣足食了。”
“是丰衣足食!”黄梓纠正道。
“脱衣足食。”青珏一脸认真的说着。
黄梓懂了。
但正是因为听懂了,反而更加忧伤了:“我求你当个人吧。”
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 相思梓
“我当妖当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当人。”
“刚才那是在人家山门广场呢!”
“反正他们全都昏迷了,又看不到。”
“你下贱!”
“对,我就是馋你身体。”青珏一脸的理直气壮,“夫君都说逢场作戏了,我不馋你身子还能干什么?”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你……”
黄梓伸手指着青珏,气得都说不出话了。
青珏笑得一脸妩媚,甚至还凑近到黄梓的手指边,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指尖,然后在黄梓收回手指之前,微张的小嘴猛然含住了他的食指。
温热的口腔内,青珏湿润的香舌灵巧的绕着黄梓的食指转圈,犹如一条灵活的蟒蛇捆住了自己的猎物。
一阵触电般的酥麻感瞬间从指尖传递到黄梓的脑海里,犹如雷霆般的炸响。
黄梓猛然收回手指,瞪了一眼青珏。
青珏却是不以为意的笑着。
黄梓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又是一个、两个……
连续做了十多个深呼吸后,他才终于平复了内心的情绪。
“咦?”青珏有些惊讶的眨了眨眼,“夫君,这次居然恢复得这么快。”
“我就该注意到的,说什么不要我的心,只要我的人,但每次还是会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就往我的内心塞你的精神烙印。”黄梓呼出一口浊气,神色相当复杂的看着青珏,“我都后悔把《天魅圣心诀》传给你了。”
乱世浮歌:重生之民国商女 浮生若羽
“妖也要有梦想的嘛,要是万一哪天实现了呢,是吧?”
青珏倒是没有被揭穿后的尴尬。
大概足够厚的脸皮,才是她至今都能赖在黄梓身边的原因。
试问这天下,又有多少人能够被黄梓如此冷言冷语这么多年却始终初心不变呢?
“呼。”黄梓转过身,开口说道,“这个秘境的入口,你能打开吗?”
虽然声音依旧有些冷梆梆的,但青珏却是听出了黄梓正竭力潜藏着的温柔。
她的嘴角轻扬。
但聪明的她并没有揭穿这一点,也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休。
“看来,我还真的是被夫君小看了呢。”
青珏这么说道。
“我好歹也是一名阵法宗师呀。”
随着青珏挥手一扫,却是在刹那间打出了数十道无形真气,于是空气中的灵气瞬间变得异常活跃起来。
本是肉眼不可见的灵气顷刻间,竟是散发出五光十色般的绚丽色彩。
以辟神石制作的特殊棺材内,顿时出现了极为繁复的阵纹。
阵纹与灵气交相辉映,伴随着呼吸般的节奏闪灭不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者却是开始渐渐同步起来,而且闪灭的频率越来越快。
下一刻,石室内光华大作。
“谁?!”
一道如闷雷般的嗓音,陡然响起。
黄梓双目锐利,完全无视了密室内绽放出来的刺眼光华。
他能够清晰的看到,如棺材般大小的密室内,已经出现了一道裂缝。
这道裂缝并不大,恰好就是这个棺材密室的长度,能够容纳一人通过。
透过裂缝,黄梓能够清晰的看到背后的世界是一个略显荒凉的地方。
但诡异的是,裂缝后的世界却有着极为浓郁的灵气。
如果说,石室内所代表的玄界灵气可以看作是一的话,那么裂缝后的世界所蕴含的灵气量就是五。而仅只是裂缝被打开的这一瞬间,从裂缝后的世界散溢出来的灵气就已经让这间石室内的灵气在瞬间达到了二以上,甚至已经逼近了三。
不过或许是因为开启方式不对,所以导致潜藏在裂缝后的人已经发现了问题。
几乎是伴随怒吼雷音响起的瞬间,便有一道澎湃的劲气破空而出,朝着石室轰了过来。
对方的打算,竟是要将整个石室都给轰塌!
若此时在石室内是其他修士,哪怕是踏入了苦海境的尊者,要应对这突如其来到完全不顾裂缝稳定性的轰击,必然也是要手忙脚乱,甚至有可能因此负伤的。
但很可惜,此刻在这石室内的人是黄梓。
一抬手,便是一道电光疾射。
以点破面。
这是玄界相当中规中矩的一种破招方式。
透过裂缝破空而至的澎湃劲气,便因为中间点被一剑刺破,导致根基结构受损,这道劲气一脱离裂缝就炸散开来,只是形成了极为强烈的气浪冲击。
这对一般修士而言,或许依旧是威力极强的伤害。
可以黄梓的修为,却已经足够完全无视这种在狭小空间内形成的气浪回荡冲击。
“剑修?!”
裂缝内,嗓音再度响起。
但黄梓可不是来这里听废话的。
早在他一剑刺出的时候,他便身随剑动,整个人亦是如电般射入裂缝之中。
立于狂风呼啸回荡着的石室内,青珏幽幽叹了口气。
“还以为能够见到夫君的开天呢。”
随着她轻声开口,呼啸的狂风陡然凝滞,整个石室内虽依旧保持着被狂风席卷着的混乱模样,可时间却仿佛自这片空间内被抽离了一般,东倒西歪乃至浮空的物件一如既往,以一种完全违背了常识定律的方式存在着。
“不过也是,若是开天的话,恐怕这裂缝也会被毁了。”
青珏再度一叹。
然后她才迈步踏入裂缝之中。
身后。
石室内。
时间再次流动,空间再次运转。
但呼啸着的狂风却是莫名的消散了,原本被离心力卷带着浮空的各种物件,也都纷纷摔落。
裂缝内的世界,正如在石室内所看到的情况一样。
这是一个近乎于荒芜的世界。
而且还残破不全。
看起来,更像是被人以巨大神通法力强行从某个小世界撕下来的边缘一角。
大地干涸龟裂。
没有植被。
一望无际的土黄色。
甚至就连一点生命气息都没有感应到。
可是偏偏的,这个荒凉的残界却以一种完全违反玄界常识的方式存在着:整个残界内的灵气含量浓郁得近乎要化作实质,明明是被撕下来的残破边缘,但却有一层琉璃般的光泽笼罩住了边缘区域和整片天空,让这个残界不至于被虚空中的乱流撕碎,也不至于让残界内的灵气被挥发一空。
几乎是看到这个残界的第一眼,青珏就已经明白了。
“人造残界?”
“是。”黄梓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我现在知道行天宗为什么会陨落那么多高手强者了。……当时发现了这个残界的人应该不止行天宗,只是双方或者说多方的彼此竞争下,行天宗在付出惨烈的代价后,终于夺得了这个残界,然后将这个残界固定到了这里。……我甚至能够猜想得到,当时行天宗不顾一切的想要强拿下这个残界,肯定是为了日后能够重新杀回三十六上宗而做打算的。”
“可这么多年来,也没听说行天宗崛起啊,反倒是越来越衰落了。”
青珏望向不远处的黄梓,然后便看到了他脚边已经躺着一具尸体。
尸体已经被分裂成两瓣。
不是腰斩的分裂,而是自天灵到胯下的分裂,那明显是被类似一线天般的剑气所斩杀。
而至死,这名看起来已经相当老迈的修士都保持着怒容。
很明显对方只是意识到强敌入侵,但却连对手到底是谁都没有弄清楚,就被黄梓一剑斩杀。
“大批量的强者陨落,对一个宗门的影响要比想象中更大。”黄梓淡淡的说道,“不说传承是否有可能断绝,光是这些强者成长经验的遗失,就已经是一种完全不可预估的巨大损失了。……所谓的前人栽树可不是随口一说那么简单,在一定程度上是能够让你避免走歪路的。”
青珏没有反驳。
修炼《天魅圣心诀》的她,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了。
“但这个地方……不太对劲。”
“灵气非常浓郁,但却没有任何生气,这并不符合常规。”黄梓点了点头,“所以在这个残界里呆久的话,必然会有一些后遗症,或许行天宗也正是因为发现这一点,因此才没有彻底公布出来。”
“是的。”一道沧桑的嗓音,证实了黄梓的猜测。
“不愧是太一谷的谷主,见识果然渊博,才刚进入这里就已经发现了其中的微妙之处。”
一名中年男子,朝着黄梓和青珏走了过来。
他相貌俊朗,看起来约莫三十岁上下,应该是正值壮年的当打之时。
可他的身上却有一股哪怕相隔甚远都能够清晰闻到的暮气与死气。
“当年我们如果早一点发现这里的真实情况,或许我们就不会孤掷一注的导致那么多人牺牲了。”中年男子轻叹了口气,“这就是一个涂着蜜糖的毒药。……我想,黄谷主应该已经发现了吧。”
“活死人。”
黄梓语气淡然:“这里灵气固然浓郁异常,在此界修炼有着玄界常规五倍乃至十倍的效果。但在这里呆得越久,被灵气同化的后遗症也就越大,等到身体彻底被这里的灵气同化之后,你就无法生存在玄界那种灵气稀薄的地方了。……就算能够离开这里,也只是短暂的一时半会而已。长时间离开这里的话,就会产生很多后遗症迸发。例如……沸血反应。”
中年男子没有接话。
但他的沉默,却也是证实了黄梓的说法。
“唉。”他轻叹了口气,“果然瞒不过黄谷主。”
古剑奇谭之爱缘今生 伊素婉
“我现在也明白,为什么你会是罗睺了。……不存在的暗星,不存在的人,的确是绝配。”
中年男子一怔,旋即恍然似的笑了笑:“原来青丘大圣早就与你是一伙的,看来笑鬼在东方世家收买的棋子,还是个两头下注的叛徒。”
如此说着的同时,中年男子也从身上摸出了一个面具。
他的面具是黑色的,表面上看不出制作材质。
黑底面具上只有一双以深红的色泽描绘出来的眼睛,除此以外别无他物。
“请允许鄙人做一个自我介绍。”
中年男子将面具轻轻的搭在脸上:“在下行天宗沈离,窥仙盟十五仙之一。”
然后,面具扣上。
转瞬间,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暮气与死气尽数逆转。
一股澎湃且活跃的生命力气息,从他的身上猛然爆发而出。
“武官!罗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