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txt-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閲讀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崔志正居然气定神闲,好像是吃死了陈正泰似的。
陈正泰现在突然开始纠结起来。
自己折腾出了一个精瓷出来之后,到底培养出了多少个怪物!
就这么一个姓崔的,登门便想来敲竹杠?
这是人干的事吗?
陈正泰看着崔志正,忍不住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凭什么你认为你们崔家可以白得土地?”
崔志正道:“很简单,因为这就是你当初在新闻报中用的一个词……双赢。崔家出人,陈家出地,有了人……有了地,有了铁路,还有了胡商,这西宁便算是圆满了!你信不信,只要崔家迁徙至西宁,西宁的地价至少要暴涨一倍,愿往西宁的人……将如过江之鲫!为何?因为崔家尚且可以去,还有谁不可以去呢?因为崔家这一万七千户若是在西宁,那么为何还担心西宁没有人烟,担心那里一片荒芜?崔家可以开垦出良田,可以建起牧场,那么别人也可以。”
“所以,陈家拿出的地,其实对于你们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十几万顷土地而已,算什么呢?不过是一个大一些的县而已,而河西之地,何等的土地广袤,区区十几万顷,用你那数学书中的计算方式而言,不过是其百分之一而已。百分之一的土地,换来崔家的迁徙,可你那其他百分之九十九的土地,却得到了巨大的增值,这有何不可呢?”
陈正泰是真的服了!
剑破九天之八面玲珑
他其实很清楚崔志正来之前就将这账算清楚了。
的确,西宁有的是土地,但是最缺的是人口,尤其是前期的人口引入,想让人去做工容易,可是做工的人修完了铁路和城墙还有别宫,可能领了工钱便走了。
可是要让人定居,除了一部分商贾和这些在关内实在没有出入的百姓之外,即便有了铁路,人口会增长,但是这个增长的数字也是缓慢的。
毕竟……前期即便在这广袤的土地上修起了城市,有了一定的人口,可这偌大的河西,还是过于空旷,土地没有得到开发,人不可能置身在一座城中。
可若是有了崔家,显然就不一样了,崔家在西宁城附近数十里外聚集,这一万七万多户的人口,可以开辟出多少的粮田,又可以建设出多少道路,也可以建设出牧场。
有了人气之后,便会越来越多人开始在周边定居,因为人本身就是社会性的动物,你单拿钱去鼓励人迁徙是不够的。
这一万七千户人,莫说放在西宁,就算是放在关内,也是一个中等县的人口了!
一户就算有四口,那也是五万人的规模,绝对不是小数了。
而且有了崔家做表率,谁能保证不会有其他家族跟风呢?
崔家的到达,还可凭借着他们在关内的管理还有农业生产的经验,迅速的带到西宁去。
西宁那个地方,地方空旷,四周都是胡人,单枪匹马的在城外定居,是有风险的,而只有像崔家这样的大家族,才有专门应对的经验!
毕竟……胡人入关之时,这清河崔氏可是在清河屹立不倒的存在,无论任何胡人的军队途径清河,或者是建立了政权,都不得不选择和崔家合作。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难道那些胡人到了清河之后,突然对崔家发了善心?
这当然不是的!
理由很简单,只是因为……崔家人除了能组织生产,也有专门自保的手段。
这样的家族……内部凝聚力极强,若是在西宁一带迁居,不但可以对西宁有效的开发,而且一旦遇到了胡人的袭击,也可以和西宁城里的陈家互为犄角。
所以……
可是……陈正泰还是很心疼啊!
河西……可是自己拿了七千多个精瓷,才好不容易从吐蕃人手里换来的啊。
你说拿走我陈家百分之一的土地就拿走?这么多的土地,好歹也值七十多个瓶子吧,你说这话,难道不亏心吗?
可是崔志正老神在在的样子,似乎一点不怕陈正泰不答应。
见陈正泰犹豫不决,崔志正道:“我说实话,要让老夫下定这个决心,并不容易。于老夫而言,老夫觉得……未来西宁确实有巨大的前景,崔家迁徙至西宁,或许可以重振崔氏,使崔氏继续成为一等一的世族。可是……如何让崔家上下的人都愿意听从老夫呢?要劝说他们迁徙,对老夫而言,已是极困难的事了。所以,若是不能从陈家这里拿到一个优厚的条件,老夫也很难办啊。朔方郡王殿下,所谓强强联手,我崔家有郡望,有人口,而你们陈家有钱,有地。若是联合,这西宁才能一飞冲天,到了那时,这河西之地,才会成为富庶之地。而陈崔二家,方可凭借于此,从中谋取巨利,这有何不可呢?”
“那么……”陈正泰此时不得不佩服这个家伙了。
因为他对于西宁的未来都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呢,而这个家伙,已经敢于梭哈了。
这家伙上辈子,一定是个最疯狂的赌徒。
陈正泰沉默片刻,便道:“那么,若按你所言,需十五万顷的土地,而且还需在西宁数十里之外,更需靠近某处车站。这……还是太多了,十万顷吧,不能再多了。除此之外,我还可给你七千奴隶,以及一些牛羊,如何?”
现在西宁那里的奴隶太多了,简直就是奴满为患!
那被征服的突厥人,还有胡商们从天南海北抓来的各色胡奴,甚至连吐蕃奴都有,以至于陈正泰自己收购得都有些害怕,他甚至想过将这些收购来的奴隶释放,可细细一想,又担心原地释放的胡奴闹出什么乱子来。
现在好了,崔家有丰富的调教奴隶的经验,这事他们最拿手,干脆打包送给崔家,眼不见为净得了。
崔志正心里显然已经开始算起来了,事实上,其实陈家提起来的条件,很是动人。
他们崔家在西宁城内外已经买了不少土地,而这些农地,显然是安置部曲和奴婢们用的,是用来建崔家的大庄园,临近兰州数十里,这可以保证农庄的安全,而靠近车站,可以随时进行运输。
而这些土地,已是不小了,十万顷啊,要知道古时的一顷,便相当于后世的三公顷,这些土地加起来,已经接近关内一个中等县的面积了。
即便是清河崔氏当初的土地,也没有这么多。
“好。”崔志正倒是果决,当机立断道:“那么就此一言为定了。只是,能否立个字据?”
“这……”陈正泰倒是有些犹豫了:“大家都是讲信义的人……”
“此关系家族生死大事,如何能不订立契约?而老夫承诺,今年之内,崔家上下一万七千户,统统都能在西宁定居。我回去后,会先委派两千青壮的部曲去,让他们在你们陈家划定的土地内,寻觅地势良好的地方,先营造宅邸和农庄的住处,其他人,则在半年之后会陆续进发,殿下,还是立个字据吧。”
陈正泰一时无言,只是此时也没什么说的了。
显然,崔志正可不只是将崔家迁徙到河西这样简单,其实他的打算,是联合陈家,狠狠的大赚一笔。
想想看,清河崔氏一旦决定迁徙,那么这西宁和河西之地,吸引力必定增加,那土地的价格呢?
可清河崔氏……却是白得了大量的土地啊,当初在西宁城内外购买的土地,连同这白送的土地,都将升值,这里头有多少利润,只怕也只有天知道了。
在崔志正坚持下,陈正泰老实的签了契约,而后二人各自签字画押。
崔志正认真的检查了每一个字,仿佛生怕陈正泰埋了雷似的,在确保绝对没有错之后,方才将契约收了。
他微笑起来道:“将来,我崔氏到了河西,还请殿下多多关照。”
“哪里,哪里……”陈正泰也同样微笑:“大家相互关照罢了。”
崔志正则是又道:“往后崔氏和陈氏,便需生死与共了。丢失了河西和西宁,陈氏和崔氏都将是灭顶之灾。”
陈正泰深深看了他一眼,道:“这个道理,我懂!崔公放心,往后彼此照应,便如兄弟一般。”
“如此甚好。”崔志正收好了契约之后,便匆匆告辞。
他还有许多事要办,虽为族长,可以一声令下,让部曲们迁徙。可那些子侄们,就未必好说话了,如何说动他们,让他们完全服从于崔家的利益,这……都需许多的手段和耐心。
陈正泰目送走了这崔志正,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心里生出感慨:“果然……不愧是崔家啊……”
当初将这崔家用青瓷套路住,是因为古人完全没有看过这么高级的玩法,简直就被忽悠得毫无招架之力。
可是很快,他们就学会了类似的套路,甚至……玩的比陈正泰还溜。
三叔公亲自送了崔志正出府,而后回到了正堂,看着依旧坐在这里的陈正泰道:“方才老夫听你说,果然不愧是崔家。正泰,这是何意?”
陈正泰道:“事情,叔公已经知道了吧。”
三叔公点头:“听说了,老夫觉得……这崔志正行事是不是过于偏激了,这么大的事,他说干就干……”
陈正泰却是笑了笑道:“这家伙,也在玩精瓷呢。”
“啊?”三叔公诧异道:“此话何解?”
“西宁就是个不毛之地,陈家投入了很多钱,已经开始有一定的吸引力了。可是这吸引力不够,地价也未必能涨起来。所以他以整个崔家当做砝码,加了上去。如此一来……就相当于彻底与河西和西宁捆绑起来了。叔公想想,他这士绅的土地,等于白送。可百姓们的钱……岂不是都要被陈家和他崔家挣了?可是他也知道,我陈家一定会同意,因为这一万七千户,六七万人口,正是眼下陈家最急需的,何况有了崔家的支持,就成了表率了。陈崔两家联手,谁还对西宁没有信心呢。现在西宁的地,即便是价格涨了几倍,可依旧还是低廉的很,只是以后……就不一样了。”
三叔公点了点头,不禁叹息道:“听你这样一说,这是狠人。”
“若是不狠,当初怎么会是崔家郡望第一,而我们孟津陈氏,却是声名不显呢?不过……得了清河崔家,我们陈家等于是如虎添翼了。可是……却也要小心啊,小心人家反客为主。咱们陈家,根基毕竟还不牢,崔家一旦开始大规模迁徙,陈家除了投钱之外,还需牢牢控制住河西的局面……我思来想去,陈家也要赶紧迁徙一批人去了。除此之外,若能招募其他世族开垦,分而治之,借以制衡,这就最好不过了。”
陈正泰顿了顿,心里则在想,现在河西之地需要世族,可是未来……却也需要确保世族在陈家的掌控之下。
毕竟……这是自己七千个瓶子换来的,这都是血汗瓶啊,是多少匠人,日以继夜生产出来的结晶。
三叔公想了想,倒是心里已有数了,道:“其实好办,我们划分给他们的土地,可将其分为四块,东南西北各一,距离最好在八十里以上,如此一来,便可使这清河崔氏一分为四了,现在固然他们还是同族,可百年之后,怕是要分家了。”
陈正泰:“……”
居然还能这样,厉害了!
三叔公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只见三叔公随即又道:“除此之外,分取的土地,最好远离矿区,至少这矿区之内,无论是煤炭还是铁矿,都需要操之于我陈家之手,他们需要武器和农具,都需通过我们陈家。再有,在崔家的附近,最好再弄一个聚集区,分发给迁徙来的移民。这些移民在附近安顿聚居之后,那崔家人……抱成一团,定然目空一切,少不得要欺凌这些人,如此一来,矛盾是迟早的,而每一次滋生了矛盾,双方就会都寄望于陈家为他们做主了,如此……我陈家以仲裁的身份,可确保他们斗而不破的局面,又可同时驾驭他们。当然……他们崔家一定还会在长安置产,尤其是子弟,还是需要留在长安培养的。只要这些人还在长安,真要敢在河西生变,咱们陈家在长安,便可立即予以反制。”
陈正泰则是想了想道:“暂时,也只能用这个法子来了,不过终究打铁还需自身硬,只怕这样下去,长久也不是办法,终究还是要破除门户之见才好。”
“你的意思是……联姻?”三叔公定定地看着陈正泰。
“我有说过吗?”陈正泰一脸无语,随即道:“我说的是破除门户之见。”
“破除门户之见就是联姻啊。”三叔公顿时振奋精神起来,忍不住道:“正好,正德那孩子,年纪这么大了,都还没娶妻呢!不妨就让他求娶崔家女吧,这事老夫做主啦,再看看咱们族中有多少子弟没有成亲的,得去和那崔志正好好商量商量,如若不然,大家将来到了河西,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却依旧相互防备,如何能破除成见,团结一心呢?”
陈正泰心里想,你是不是对破除门户之见有什么误解?
不过……好像古人们似乎最擅长的就是这个了。
陈正泰已经懒得跟三叔公多争辩了,在这种事上,估计说再多,也说不过三叔公的。既然他觉得这样好,那就这样吧!
于是他叹息道:“叔公去办便是了。”
三叔公便道:“现在崔家……声势可不比以前了,而我们陈家……现在也不是原来的陈家了,我若是提出,那崔志正定然乐意的。我听说他有一幼女还不错,正适合我孙儿。除此之外,再看看他们家里,有哪些未婚之女,未娶之子,我现在就去,啊……等等,我得带上一个簿子去。”
他很干脆,说干就干。
老年人大抵是如此吧,对于别人成亲的事,他比自己入洞房还要激动,这或许源自于人类的天性,又或者只是三叔公与生俱来的某些性格特点。
陈正泰已是目瞪口呆,一时也想不出自己该吩咐点啥了。
于是摇摇头,他低头想着,却不知……当这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整个长安,将会震撼成什么样子。
先是蒸汽火车,其实已经让长安城里议论纷纷了,人们对于这个前所未有的东西,生出了极大的好奇。
于是……这玩意越说越玄乎……
可是……当一个更可怕的消息传出后,这河西二字,又一次成为了天下人的焦点。
清河崔氏……迁居河西。
这消息真将所有人都吓坏了。
要知道,清河崔氏可不是寻常的家族,崔家的郡望在人们心目中乃是天下第一,甚至在人们心里,崔氏比皇族更加高不可攀。
当然……李世民是不太认同这一点的。
可无论如何……像这样的人家,居然要背井离乡,举族前往河西。
这是何其让人难以想象的事啊!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