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洞螟-第七百三十四節 妙用與狙擊讀書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就在那条坠落飞龙彻底咽气之后,它的身体竟然在慢慢的石化。
本来嘛,龙的身上有价值的地方有很多。
而在如今的现世之内,龙基本上已经绝迹了。
这天渊秘境也不是第一次开启,面对这样价值颇高的猎物。
其他修士又怎么可能,对它们视若无睹呢。
可以说,按照正常情况,这九条飞龙根本活不到今天。
哪怕它们的实力再怎么强,也早就被其他修士给划分了。
现在看来,这九条飞龙的性命,早就已经与天渊秘境绑定在一起了。
一旦死亡就会进入石化状态,根本无法被带出去,那自然也就幸免至今了。
关于这一点,在梦境之内摸爬滚打了这么久,师弋自然不可能不清楚。
师弋之所以执意选择这么做,那是因为师弋已经找到了,带走飞龙尸体的办法。
没错,师弋所想到的办法,乃是借助逆光珠的能力。
早前就已经提过了,逆光珠除了回溯时间这一用法之外,还拥有回溯一件东西时间的能力。
侠盗出行
生死之事超脱时间,所以即便是逆光珠,也无法让一具死尸起死回生。
不过,面对已然石化的龙尸。
师弋却可以用逆光珠,直接将其时间,拨回到正常尸体的状态。
只要利用这样的手段,师弋就能将其中的一具龙尸,从秘境之内带出去。
或许,此时会有人产生疑问。
难道逆光珠就这么稀罕,只有师弋手中拥有么。
这个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逆光珠固然十分的稀有。
不过,天下奇珍异宝这么多,自然会有人持有这种宝物的。
然而,无论做什么事,都有一个付出与回报的对比。
逆光珠能够挖掘,埋藏在时间长河当中的秘密。
这样的价值,又岂是区区一具龙尸能比的。
所以,固然有修士持有逆光珠。
可是,却没有人会拿逆光珠来回溯龙尸。
在他人看来,这未免太过奢侈了一些。
如果是在以前,师弋自然也会与这样的看法保持一致。
并将手中仅剩的两枚逆光珠,给看的死死的。
非到关键时刻,绝对不会去使用它们。
然而,这些都只是师弋从前的想法而已。
在师弋得到心协镜之后,这些顾忌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心协镜的强大,绝不仅仅只限于战斗这一方面。
心协镜的神奇之处,主要体现在它的复制功能上。
复制敌人的进攻手段,只是心协镜复制功能最不擅长的一个领域。
之所以用不擅长来形容,其实看看心协镜碎片就可见一斑了。
心协镜与心协镜碎片一体同源,最主要的差别就在于强弱。
而心协镜碎片在复制的过程中,最不擅长的领域,就是对于活物的复现。
一直以来,这可以说是反应在梦境之上最大的弊病了。
心协镜碎片尚且有这样毛病,心协镜作为主体自然也跑不掉。
而心协镜在复制有形无质的流派能力时,这个弊端就直接暴露了出来。
修士作为能力爆发的源头,按理说只要被映入镜中,就应该被完美复制才对。
可是,修士是活人而非死物。
这直接导致,修士这一源头必须一直身处镜面之内。
一旦能力使用者脱离心协镜的映射范围,那么这项复制能力就会直接失去效果。
由此可以看出,心协镜不擅长复制活物的本质,一直都没有改变。
这可以说是,心协镜复制能力的一个弊端。
当然,除了活物以外。
其他拥有实体的死物,都不会出现脱离镜面就马上失效的情况。
很显然,逆光珠就是这么一件死物。
师弋完全可以将逆光珠复制进入心协镜之内,以此来重复使用这件珍贵的道具。
正是因为心协镜的到来,让师弋并不会吝惜这种程度的浪费。
本来嘛,使用掉一枚逆光珠。
然后就可以一劳永逸的重复利用,这怎么看都是赚的。
更何况,哪怕用掉一枚逆光珠。
师弋手中还剩下一枚实物,这就更没什么好可惜的了。
就这样,师弋一个接着一个将那九条飞龙全部解决掉了。
随后,师弋径直来到了一具石化的飞龙尸体旁。
接着,师弋拿出了一枚逆光珠,并将体内的心协镜调整为记录状态。
只见,师弋的双眼犹如镜面一般,将眼前的石化龙尸与逆光珠完全映射了进去。
这个状态之下,只要将逆光珠给使用掉。
师弋体内的心协镜,就会将之完全记录下来。
再到下次,师弋就能够直接利用心协镜,复制出功能一样的逆光珠了。
一念及此,师弋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与此同时,站在师弋身旁的林傲,其人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疑惑之色。
毕竟,师弋直接使用了心协镜。
这使得之前,林傲给师弋准备的隐匿手段暂时性的失效了。
哪怕师弋并没有直接将心协镜放出体外,可是一个正在使用当中的心器,它的气息又怎么可能掩盖掉。
这种情况下,林傲自然也清晰的感受到了,心协镜那股强大的气息。
林傲虽然不清楚,这气息的源头是什么。
但是,她却可以确定,这绝对不会是炼狱峰的气息。
毕竟,林傲与血神宗宗主长期共用一具肉身,也可以算作是炼狱峰的半个主人。
对于炼狱峰的气息,林傲可以说是一清二楚。
依照现在这个情况,很显然之前师弋没有对她说出实情。
不过,林傲并没有为此而生气。
本来嘛,每个人都会拥有秘密。
师弋不也从来都没有越过底线,问林傲她身上的底牌。
不去探究别人不愿意说的秘密,这是修士之间融洽相处的关键。
不过,既然当场撞上了,那自然是要询问一二的。
一念及此,林傲就张口打算向师弋问及此事。
然而,林傲话还没有出口,意外却在此时出现了。
只见,一道强光从极远处飞来,一击洞穿了林傲了腹部。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师弋的心中一惊,下意识想要终止当前记录逆光珠的举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那道洞穿林傲腹部,本该射向地面的光线。
就如同受到了无形力量的反射一般,在地面之上一弹复起,并以极快的速度射向了师弋的头部。
…………
看到两个攻击目标均已倒下,极远处一众人显出了身形。
仔细看去,这一行人并不是与师弋有大仇的雁国势力,而是方剑戟他们一行才国势力。
原来,之前隗鸿所说的。
只要师弋动用自身能力,就能够再度追踪并不是虚言。
在归墟通道当中的时候,师弋为了摆脱袁崇海等人的堵截,而进入了附近的水域之中。
早在那个时候,隗鸿就已经通过讨亡术,锁定了师弋的踪迹。
只是师弋进入了水壁之中,使得他们一行人和袁崇海一样,拿师弋没有办法。
不过,与袁崇海他们不同的是。
通过隗鸿的讨亡术,向云间他们清楚的知道,师弋并没有死在水域之内。
而他们这些人知道就是师弋拿走了心协镜,所以他们对于师弋的追逐欲望,也比袁崇海他们要高的多。
正因为如此,哪怕面对归墟通道内被搅乱的天地元气。
这些人也拼尽全力,以仅仅落后师弋的速度,进入了天渊秘境之内。
而通过之前师弋与飞龙的打斗,以及开启心协镜所泄露的气息。
隗鸿身边的那具谭天的陶俑,又再次捕捉到了师弋的位置。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而刚刚那一记攻击,正是向云间这个光道修士的手笔。
这个时候,一名耀罗宗高阶笑着对方剑戟恭维道:
“宗主当真是好手段,只是随手拈来的一击,就将那两个贼人尽数击毙了。”
方剑戟闻言,颇为受用的笑道:
“哈哈,这对我而言只是寻常而已。”
另一边,原先在秘议之时,就差点和方剑戟打起来的八景宫宫主忍不住呛道:
“寻常个屁,没有我的镜道手段作为铺垫,你再让攻击拐个弯我看看呐。”
面对对方丝毫不给面子的当面揭短,方剑戟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尴尬。
不过,这一次他再没有一言不合,就要和对方干仗的打算。
毕竟,上一次的事情,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心协镜的失窃所导致的。
如今,眼看心协镜即将失而复得。
方剑戟心里正高兴着呢,自然犯不着在这个节骨眼上与对方较劲。
就这样,方剑戟没有理会八景宫宫主的话语,直接对隗鸿感谢道:
“这一次心协镜能够失而复得,还是多亏了隗道友的帮助。
如果没有隗道友仗义出手,这贼人还真有可能,就此带着心协镜直接溜掉。
道友可以说是间接救了向某人一命,请在此受我一礼。”
说罢,向云间弯下腰对隗鸿行了一礼。
反观隗鸿,其人此时心里却是腹诽不以。
毕竟,之前丢失了追踪目标,就数向云间对他的意见最大。
隗鸿虽然没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但是也不至于前面发生的事情,现在就直接不记得了。
顺风笑嘻嘻,逆风妈卖批。
对于向云间这样表里不一的人,隗鸿心里着实有些不待见。
不过,双方本来就没有什么交情。
能凑到一起,只是因为利益一致而已。
一念及此,隗鸿一脸假笑将向云间扶了起来,并说道:
“大家各取所需,哪里有什么谢不谢的。
那带着心协镜之人,被向兄的光道能力直接击中了头部要害,想来其人已经死了。
况且,我的讨亡术也感应不到他的气息了。
既然已经事成,那么诸位还是快点。
去将他体内的心协镜给取出来吧,以免迟则生变。”
隗鸿这番话说的十分在理,赢得了周围一众人的认同。
毕竟要不多久,就会有人陆续进入秘境之内。
万一心协镜这件至宝在此地暴露,那才是真的灾难。
未免节外生枝,还是尽快将此事处理妥当为好。
就这样,才国方面一行人,快速的向着师弋的方向飞了过来。
之前,未免打草惊蛇。
方剑戟配合八景宫宫主,利用功法能力在极远进行的阻击。
当一众人来到近前,这才吃惊的发现。
原本应该存在两具尸体的现场,居然变得只剩下了一具。
“怎么回事,另外那一名女子的尸体去了哪里,难道其人跑了不成。”白龟窟洞主紧张的开口问道。
“不可能。”此言一出,方剑戟和八景宫宫主异口同声的否定道。
“我的镜道能力,拥有间接强化目力的作用。
刚刚的距离虽远,但是我可以打包票,并没有人从此地离开。”八景宫宫主率先解释道。
“刚才我那一下为求一击必杀,我特意附加了耀阳之力。
即便没有击中要害,耀阳之力的余波,也会在其人身体之内经久不散。
这作为我耀罗宗的看家秘术,断不可能失效。”向云间也紧接着说道。
这二人的话语听在白龟窟洞主的耳中,怎么都像是在推卸责任,其人黑着一张脸问道:
“那你们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尸体还能飞了不成。”
就在八景宫宫主与向云间面面相窥之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陈抱一开口说道:
“诸位稍安勿躁,我刚在也细致的观察了一下,周围并无那女修逃走时留下的血液。
其人腹部所受的伤势,之前借助八景宫宫主的镜道,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了。
那样的伤势,即便是有心逃走,也不可能半点痕迹也无。
此事确实有些蹊跷,不过好在的一点是,那女修并不是我们要寻找的事主。
不管那人究竟是死是活,又逃到了哪里。
现阶段都不是我们该关心了,我们现在唯一该做的。
就是将心协镜,从眼前这具尸体当中取出来。”
此言一出,余者都不再多说什么了。
接着,他们一行人向着师弋飞了过去。
方一靠近,方剑戟等人就看到了,师弋匍匐在地上的“尸体”。
这时,方剑戟对周围的耀罗宗高阶命令道:
“去,将其人的尸体给我架起来。
我要在最后好好看看他有什么能耐,敢从我才国势力口中夺食。”
宗主发话,周围的耀罗宗弟子连忙领命。
不过,他们都没有发现。
趴在地上尸体的耳朵,微不可见的动了一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