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隋第三世》-第877章:新運河,一無是處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长堤之上,两名女子正在侍卫的带领下向杨侗遥遥走来,汉服女子身材高挑,气质淡雅,如同九天上的仙子,这正是袁大忽悠的女儿袁紫烟。
望着远远而来的袁紫烟,杨侗大感意外,这小神棍不是和袁天罡在僚王寨装神弄鬼吗?
想到袁天罡,目光不由看向袁紫烟身边那名英姿飒爽的少女,此女衣着和苗族十分相似,粗看之下,年纪和杨沁芳差不多大,姿色也算上乘,虽达不到宫中后妃倾国倾城的级别,却有少数民族少女独特韵味,一双大眼好像会摄人心魄一样,一头卷发洒在肩上,更让她显得妩媚动人!
裙摆之下,一双俏生生的小腿露在外面,让人不禁多看几眼。
不用想,杨侗就猜出她是袁天罡让僚王和亲给自己的蓝雪儿。
“微臣袁紫烟参见圣上。”就在杨侗忖度之际,袁紫烟近前行礼。
杨侗被她的自称愣了一会儿,随即才想起自己曾经封她个什么官来着,连忙道:“…免礼。”
“这位是?”虽然猜了出来,但杨侗还是多此一举的问了一下,万一不是,就闹笑话了。
不出杨侗之所料,只听袁紫烟说道:“回圣上,这是僚人公主蓝雪儿……”
“这位圣上,你就是大隋军神、战神杨侗?”蓝雪儿目光灼灼的看着杨侗,仿佛一个猎人看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这位圣上?
杨侗身边众人尽皆哑然无语,感情这位到现在,还不明白“圣上”的含义。
“雪儿,不是说你说了吗?圣上就是圣上,没这个那个的。”袁紫烟抱怨道。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蓝雪儿怼了回去:“成都不是也有一个吗?”
袁紫烟叹息:“那是假的,好吧?”
“行了行了!她想怎样就怎样。”杨侗看出来了,这僚女比较纯朴,不是很懂中原的弯弯道道;袁紫烟一路上估计被她折腾得没脾气,不然也不会露出生无可恋的样子。
“遵命。”
“袁大神呢?”
“呃?圣上指的是我父亲?”
“对啊。”
“他不敢来!”袁紫烟毫不客气的把袁天罡卖了。
“我不会拿他怎样的!”杨侗看向了不住打量自己的蓝雪儿,忍不住笑道:“还看不够?”
“我听人说,你不但是皇帝,还是大隋第一战神,是大隋最厉害的武人,看着不太像。”蓝雪儿脸上露出一丝怀疑之色。
“我的第一战神之名可不是靠我打出来的,而是我的手下有一帮战神,连我的手下都打赢了,所以大家都说我是第一战神。”
“那他们为何要听你?”
“因为我是第一战神啊!”杨侗对脸色异常难看的杨沁芳说道:“带蓝雪儿姑娘去四处玩玩。”
“喏!”杨沁芳心头大火,说得我好像专门带孩子一样。
蓝雪儿一言不发的走掉了。
“……”众人。
袁紫烟代为解释:“雪儿妹妹,不太了解中原礼仪。”
“我知道!”杨侗十分理解,水天姬也是这样,都习惯了。
问道:“你不是在益州吗?”
“回圣上!”袁紫烟尴尬道:“微臣我,是带雪儿妹妹来认,认亲……”
“这亲我认了。”
“谢圣上。”袁紫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就怕杨侗不认账,要是不认的话,感到受辱的僚人定然会投降李渊,与大隋不死不休。
“……”不远千里将一个漂亮的女孩送过来,还要谢,这让杨侗感到怪怪的,他也不想纠结此事,问道:“还有呢?”
袁紫烟说道:“李渊让李建成当说客,企图与僚王和解,让僚人效忠伪唐,不过僚王没有答应,只是跟他们兜圈子。还有就是,今年天气十分异常,家父主为必有暴雨,请圣上早做准备。”
“这个工地,就是为暴雨准备的。”杨侗抬头看向朗朗晴空,哂然道:“你是小神仙,你说这暴雨到底是下呢还是不下?”
“圣上,微臣我是人,不是神仙;所以我认为应该下!”袁紫烟无言以对,不过这个聪明的女人,很快从杨侗话里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一次性就给自己上了双重保险。
“不管下是不下,这工地都要进行下去。”杨侗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并没计较她的小聪明。
“圣上,我们是从走水路来的,发现益州的资阳、隆山、泸川、涪陵等郡今年全都干旱了!”
袁紫烟见杨侗没有计较什么,顿时松了一口气,以前见杨侗的时候,那种君临天下的气势并不明显,和他说明没点压力,但她现在明显感到哪怕是一个眼神,就让她丧失了与之对视的勇气。
非但如此,她发现自己衣服下面都汗湿了,就好像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大战一样!
心脏也在不受控制猛跳。
修练多年的道心全线溃败,一泄千里。
此乃
帝王之威?
“成都平原也干了?”杨侗大为吃惊,说起来,成都平原在先秦时期也有旱灾,而且相当严重,当时,旱灾和洪灾都是成都平原最常见最主要的自然灾害。四川盆地四面都有山,成都平原的地势是从西北往东南倾斜,河流的海拔落差大。以岷江为例,每逢雨季,它必发洪灾,成都平原整个就成一片汪洋。但旱季时候呢,由于地表河流径流量太小,沟渠又少,所以又会有旱灾发生,这就是古蜀原始部族和古蜀国频繁迁徙的原因,等到都江堰修好,最直接的好处是洪灾没了,经过汉代和蜀汉把成都河堰和沟渠的修建,旱灾也没了。此后,成都平原好像来了挂一般,几无旱涝之灾。可现在,袁紫烟居然说成都平原也旱了,这实在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不过,杨侗也知道袁紫烟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按理说,资阳和隆山等干早的郡县应该不属于成都平原吧?”
袁紫烟越来越不自信了,她并不知道在她自己称臣的时候,已经处于一种不对待的卑微地位,更何况,对方还是纵横天下的皇帝?
“只要是李渊的地盘就行了。”
杨侗笑了起来,大隋之所以没有直接进攻益州,是因为李氏父子尚未内斗,此时的伪唐颇得民心,就算拿下益州,恐怕也要面临‘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反抗,这死的,不管是大隋将士,还是益州百姓,都非杨侗之所愿。为了使李氏父子内斗由明转暗,因此杨侗从大兴“逃”到了洛阳,下一次进军益州,除了要将之收复,灭掉李氏,还要让不堪忍受李氏盘剥的百姓夹道欢迎,为大隋统治益州、繁荣益州创造基础。
乘船南下之时,正在想着如何让李氏内斗更加猛烈一些,万万没想到,旱涝几无的益州竟也出现了大干旱,这就是所谓的天赐良机?
李渊在新年之后一直在疯狂扩军,虽不至于十室九空,却也将成都平原的青壮搜刮一空了,除去李世民的军队,以及李孝恭南征士兵,又弄到了十五万人,就益州那点家底,养那么多兵,简直是自掘坟墓。
为了养军,只能对遭灾的百姓加重税赋,真要弄得食不充肠、怨声载道,意味着大隋离形式上、人心上的大统一已经不远了。
正在此时,长堤之南有马蹄声传来,杨侗随声望去,只见李春和一名青年远远下马。
袁紫烟比蓝雪儿有眼色多了,见到有官员远远等候,便向杨侗行礼道:“圣上有要务在身,微臣便先行告退了。”
杨侗点点头,让人将袁紫烟送走。
“微臣李春参见圣上。”
“微臣阎立本参见圣上。”
李春带着阎立本上前施礼。
“辛苦了!”杨侗目光看向阎立本,发现他的年纪和自己差不多,长得英俊儒雅、风度翩翩,但他皮肤黝黑,显然长年在外奔波,很有工部人的特色。
“阎爱卿!”杨侗也不知阎立本是什么官,只能以自己一直恶心的‘爱卿’称呼:“素闻你们兄弟除了工艺及建筑工程,还擅长书画,能否送我几幅画?”
大名鼎鼎、有市无价的《历代帝王图》,就是阎立本的作品。他的另一幅代表作《步辇图》,则是记录禄东赞朝见李世民的事情,现在的天下被自己搅得一塌糊涂,禄东赞早就凉了,这幅画肯定是无疾而终了。
阎立本却说道:“圣上之画栩栩如生,就跟真人一样,微臣拍马难敌。”
“我的素描画重在写字,意境皆无,跟丹青画是万万比不了的。就这么说定了,改天送几幅给我。”杨侗是自家知道自家事儿,自己这手素描也就忽悠忽悠人而已,真要论及绘画,宫中那些女文青就比自己强。
甚至初学素描的李秀宁,都有后来居上之势。
阎立本欣然道:“圣上若不嫌弃,微臣自当倾力绘制几幅。”
他是个比较纯粹的文人,虽是多才多艺,可是对文人处世之道并不精通,也很厌烦钻研上进之徒,素来推崇杨侗等武将率性而为的行事风格,虽是似粗鄙,但实则十分纯粹,加之自己甚为喜欢画画,若非杨侗是皇帝,他早就厚道求教了。这时见到画人最像人的皇帝居然也喜欢自己的画,心中甚是欣喜。
可他哪知杨侗如此热情,是惦记他的画呢?
“对了,你兄长阎立德近来有没有佳作?”杨侗有些得陇望蜀了。
“回圣上,家兄前不久绘制了一幅《古帝王图》,描绘了汉至我大隋的十二个帝王,即我大隋高祖文皇帝和汉昭帝、汉光武、魏文帝、吴大帝、蜀昭烈帝、晋武帝、陈文帝、陈废帝、陈宣帝、陈后主、周武帝。”
“……”杨侗心动了,“改天让你兄长给朕看看。”
阎立本无所谓道:“这有何妨,区区一幅画而已。若是圣上喜欢,家兄定然欢欣雀跃。”
“就这么说定了。”杨侗笑了起来,有钱都买不到的《古帝王图》,竟然被阎立本这么无所谓??
他算是看明白了,不管是虞世南、智永也好,阎立德、阎立本也罢……全都陷在“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迷障,压根就不知自己的作品的价值。
若是让这阎氏兄弟画出几十、几百幅画,这就是对民族的巨大贡献。
瞧瞧人家虞世南、智永禅师,多自觉?天天在秘书省忘我的临摹古人真迹,乐不可支的手抄孤本残卷。
只是杨侗也知道阎立本“悔以书画”的轶事典故,不敢多提,免得他满面羞愧、深以为耻的告诫子孙后代不要学画。
不过杨侗也理解阎立本为何“悔以书法”,因为这年代的文人有骨气、骨头硬,你一高兴就让人家随时随地、俯身下跪作画,你是高兴了,可对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的风骨文人而言,却是极天之辱。
阎氏兄弟传世画作之所以稀少,估计也是因为“悔以书画”之故。
他装模作样道:“阎爱卿你要记住,诗词书法只是闲暇之余的兴趣爱好,千万不能当作一辈子的事业,为国为民办实事方是好男儿。”
阎立本欣然道:“圣上言之极是,微臣也深有同感。”杨侗愕然,嘴巴一阵阵发苦。
几十、几百幅神作就这么没了?
“绘画在别的行当或许没有大用,可在工部却是不可或缺的技巧,测绘山川地理、设法宫殿桥梁,都要用到画技。”李春说道。
“李侍郎言之有理,是朕短视了。”杨侗顺坡下驴,连忙转移话题,“阎爱卿,你是建筑世家子弟,家学渊博,对这‘引黄入淮’新运河有何看法?”
阎立本是工部下属机构、水部的员外郎,官居从六品上,虽然他是一个毛毛小官,可为人相当认真,自新运河的方案下发之后,不光是考虑新运河的具体事宜,还在新运河的线路上跑来跑去;也正因认真负责,得到同样正直沉默的李春赞赏。
阎立本对这新运河也已经有了腹案,一听杨侗询问,也没寒暄,直奔主题:“圣上,请恕微臣直言,新运河路线存在巨大问题,也不合理。”
杨侗忙问:“何处不合理?”
“除了这里的三级分洪工程,余者大多不合理。”
听到这话,众人全都为之一愣。
阎立本这话,相当是全盘否决掉了这条新运河。
“说说你的理由。”杨侗神色凝重。
“请圣上稍候。”阎立本跑向自己的坐骑,从一个笔筒里抽出一卷纸,然后回到杨侗身边,递给了杨侗:“圣上,这里有两张图纸,一张是新运河的原定之图,一张是微臣所画。”
杨侗接过打开,第一张是自己制订的方案,从东平郡东阿县的安山黄河河堤至下邳良城县,与沂水汇合之后,继续南下至骆马湖,然后将骆马湖凿开,利用泗水河床奔流到淮水。
其间,与几百条河流、几十个湖泊一一打通,有了这些江河、湖泊的存在,不仅节省大量人力物力,还获得诸多水源。
再看阎立本画的路线,恰恰相反,他是逢水则避、遇湖则绕,只有遇到顺道的河流才会借用一段,然后又要开凿。
“却是为何?”杨侗煞是不解。
“圣上,微臣以为若是按照之前的方案施工,虽取得眼前之效,但后患无穷。”不待杨侗再次询问,阎立本便分析了起来:“这条新运河的使命是沟通南北,闲时运粮、战时运后,半点马虎不得。倘若我们利用湖泊为河道,不当之处极多:首先是水文,新运河这条线的各个湖泊虽然都水量充沛,但我们不能保证它们百年不变,要是遇到现在这样年景,哪怕有一处湖泊枯水,整条航线都要瘫痪;就算不瘫痪,两岸农田也因为湖水被运河排走,得不到有效灌溉,最终导致农田绝收。”
“其次是安全问题,受限于船只大小不一之故,若是小型船只不巧遇到湖面起大风浪,船毁人亡的事故毫不为奇。而且茫茫湖泊是素来受到水匪流寇青睐。我大隋反贼最多最严重的地方瓦岗、豆子岗、高鸡泊都是湖泊和沼泽遍布之地,若是大批运送物资船队,常年在湖泊穿行,几乎就是给当地水匪送粮食和财富,风险性十分高。”
“退万步来说,就算各地一直风调雨顺、湖面风平浪静。但这条航线目的是为了物资输送,那就要讲究速度。航线每个点都必须是最佳中转地,整条线路更需极度高效。倘若简单将各个湖泊连接起来,烟波浩渺的大湖也容易让人反不清楚方向,白走太多冤枉路,运输成本也节节攀升,最后这成本还会分担到购物的百姓头上。”
杨侗:“……”
阴明月:“……”
魏征:“……”
李春:“……”
“圣上,这……”阴明月小心翼翼的看着脸色通红的杨侗。
阴明月也认同了阎立本的说法,但这运河方案是丈夫搞出来的,目的是省时、省力、省财,可如今,却被批得体无完肤、一无是处。
一曲离歌尽石生 落雪森林
想必很窘迫吧?
“咳咳……阎爱卿说得有理。”杨侗不是死面子活受罪的人,虽然有些尴尬,但更多却是庆幸。
李春拱手道:“微臣作为主管水部的工部右侍郎,微臣有失察之罪,请圣上降罪。”
“今年到处都有大工程,每个工程都在和老天抢时间,你们工部每个人都忙得脚不沾地,无暇兼顾全局很正常,这不怪你!”杨侗大手一挥,惺惺道:“除了三级分洪工程之外,余者尚未动工,现在修改开凿方案还来得及。”
“圣上英明。”魏征很赞赏杨侗这种知错能改的气度。
“阎爱卿,这些湖就这样作废了?弃而不用?”
“非也!”阎立本摇了摇头,“虽然用湖泊当运河航运不合理,但整条航线的大小湖泊,却是新运河运转的依靠。因为这些湖泊最重要的意义是为运河提供充足水量。但仅靠它们自然溢流显然不够,比如新运河必经的鲁郡平陆县,那里地理条件不仅恶劣,而且处于新运河的分水岭,虽然那里靠近汶水,可据微臣观察,若是新运河修好,汶水之水南流偏多,北流偏少,北段恐怕无法通行大船,必须在运河沿线依据地理形势,修筑堤坝水库,以水闸操纵整个河道水量。同时也在其他适当湖泊加筑长堤,增设长堤水闸,水涨则开闸以疏之,水消则闭闸以蓄之,运河流量必然大增。”说到这里,他指着湖中长堤,继续说道:“除此之外,还可在运河河床中间选址,修筑多个闸门,枯水时,打开下闸门,使所有船只进入以后,将之关闭;再打开上面闸门,增加河床水位,如此水涨船高,皆可畅通无阻。”
“好办法!”杨侗当即拍板,“这条新运河经此一改,工程浩大,就由你当设计线路,以及各处闸门。遇到什么问题,直接找我。线路若不精准,决不开工。”
现有大隋大运河,而且大隋国都又不在涿郡,晚一点就晚一点好了,先把分洪工程搞好再说。至于大隋版京杭大运河哪怕晚几年也无所谓。
至于战犯们,大不了以后弄去修‘引洛入汴工程好了’,反正需要建设的地方多的是,只怕没人力,不怕没工程。
这是对朝廷和国民负责任的体现,朝中文武绝不会有人说他杨侗朝令夕改,只会说他知错能改。
而面子这种东西,素来由拳头和实力决定。
不是你想要就有!
“多谢圣上信任。”阎立本大喜。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