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問丹朱 愛下-第四百五十七章 凝視閲讀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问丹朱
陈丹朱并不知道京城发生的这些事,金瑶公主那天走了后没有再来,也没有新的消息送来。
陈丹朱对京城也没有什么担心,有楚鱼容在,一切尽在掌控中。
她这些日子都只在想一件事,跟张遥成亲。
自从见到张遥冒出这个念头后,就越想越觉得合适。
听到妹妹又凑过来嘀嘀咕咕,陈丹妍笑着问:“怎么合适啊?”
锦绣嬛华 馨默
年龄吗?
“张公子比你大几岁。”陈丹妍说,“太子殿下也比你大几岁啊。”
陈丹朱忙摆手:“不一样,不一样,不是这样算的。”
楚鱼容,哼,带上面具的话,比她可大好多岁呢!
那家世?
“太子殿下皇室权贵,你说自己是罪臣之后,门不当户不对。”陈丹妍说,“那张公子出身庶族,你是士族,还是门不当户不对呀。”
陈丹朱再次摆手:“不一样,再说了,我说我是罪臣之后,不过是谦虚一下而已,还有,张遥现在治水有功,当了官,以后也是士族了。”
那论交情?
陈丹妍将线头咬断,笑道:“你跟张遥和太子殿下都认识,也都共同经历过一些事,互帮互助的,我没觉得怎么就一个合适一个不合适了。”
那更不一样了!陈丹朱说:“我跟张遥更熟悉,我更了解他。”
她对张遥了若指掌,前世相识,今生依旧,那是一眼就看的透透的呢。
楚鱼容,前世她只听到过这个名字,今生见到竟然还有两张脸两个身份,她一点也看不透他。
陈丹妍笑着端详做好的一只鞋子:“成亲是要论熟悉和陌生吗?人啊,永远别想着看透谁。”说到这里又自嘲一笑。
比如李梁,她以为她看透他了,那么熟悉那么坦然,但实际上呢?人都是会变的。
神 級 修煉 系統
陈丹朱有些自责,姐姐婚事不顺,她不该来这里跟姐姐嘀嘀咕咕,勾起姐姐的伤心事。
“姐姐你放心吧。”陈丹朱忙道,“我对张遥明明白白的。”
“我不担心。”陈丹妍将做好的鞋子放下,“不过张公子不一定对你明明白白的。”
陈丹朱撇嘴:“姐姐,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你还不明白,你有没有听我说啊!你不用担心,我会问张遥的。”说罢起身跑了。
陈丹妍开始做另外一只鞋,笑着摇头:“有什么听不明白的啊,不就是自己胆子小,不敢相信那人嘛。”
说到这里又叹口气,她这个妹妹也是可怜,看起来胆大包天,其实始终绷着心神,希望那人能安抚好吧。
陈丹朱正想着怎么问张遥,金瑶公主就带着张遥来了。
“不是说出门去了吗?”陈丹朱惊喜不已。
金瑶公主笑道:“这次去的不远,我就叫他回来了。”看了眼张遥,“丹朱小姐在这里呢,多来看看嘛。”
张遥笑着应声是。
陈丹朱更开心,拉着金瑶公主的手连连点头:“公主说得对,公主对我真好。”
金瑶公主一笑,想到什么:“听说绣岭的腊梅开了,我们不如去赏花吧,还可以泡个温泉。”
陈丹朱当然没有异议:“虽然说是回家,但我是第一次来西京,哪里都没去过呢,以前在吴王宫赴宴的时候,听吴王的美人们说过,绣岭特别美。”
金瑶公主笑道:“是啊,特别美,有山有温泉有美景,所以一直都是诸侯王们赴京后的落脚处,我都一年去不了两次。”
陈丹朱哈哈笑了:“好了,过去的事不说了,我们快去吧。”
要走,又想到什么停下脚。
“我去换件衣裳。”
说罢看张遥一笑,喊着阿甜快来,转身进屋子里去了。
阿甜高高兴兴的跟进去。
金瑶公主有些不解,看张遥:“衣服挺干净的啊,换什么。”
张遥整容道:“这是对公主您的尊重。”
金瑶公主抿嘴一笑。
陈丹朱比金瑶公主想象的尊重多的多,两人原本在院子里站着,想着一会儿就好,没想到左等右等陈丹朱也不出来,只能坐下来喝茶等着。
喝第二杯茶的时候,陈丹朱才从屋子里出来,一看陈丹朱的样子,金瑶公主差点把口里的茶喷出来。
女孩子穿着簇新的衣裙,白白净净的脸点着桃腮红唇,带着金玉坠子,一闪一闪的让人眼花。
“你这也太隆重了吧。”金瑶公主笑,将茶杯递给要为她拍抚背的张遥,“我觉得不办场宴席都对不住你。”
陈丹朱哎呀道:“办什么宴席,如今这么忙乱,我们能出去逛逛就足够了。”
万界王座
那倒也是,但金瑶公主还是很大方的许诺“等你父亲得胜过来,我们举办一场大宴。”
陈丹朱点点头,三人出门,临要上车,陈丹朱又停下,看张遥:“张遥你坐车还是骑马?”
张遥哦了声:“我骑马。”
陈丹朱道:“别骑马了,这么冷的天,你坐我的车。”说罢牵着他的衣袖往自己的车边走。
张遥也不好拒绝,被她推上车。
上了车,隔绝了其他人的视线,有些话就能好好的说一说了,陈丹朱打定了注意,她一向是个果决的人。
但她刚要跟上去,就被金瑶公主拉住。
“你这车这么小,怎么坐两个人?”她皱眉,“来,你跟我坐一起,我的车宽敞。”
说罢拉着陈丹朱走向自己的车。
“我啊,有许多话要跟你说呢。”
陈丹朱本要说她有话跟张遥说,但听到公主这句话,便咽了回去,她自己的事也不急,先听公主说话吧。
三人坐了两辆车,金瑶公主的护卫们上马,阿甜也没有坐车,骑着小花马跟着竹林,一众人向城外绣岭去。
在行宫里就能感受到绣岭的秀美,待三人爬到半山腰俯瞰,腊梅花点点绽放更是美不胜收。
“我们去梅林里。”金瑶公主高兴的招呼。
陈丹朱拎着裙子,走的有些气喘吁吁,低头看山路:“还要走下去啊。”
好容易才走上来,好累啊。
金瑶公主笑:“你穿这种衣服,不方便爬山,当然累。”想了想指着一旁的亭子,“你在这里坐着歇息,我去给你折支腊梅来。”
说罢她轻盈的沿着小路向梅林去了。
陈丹朱刚要说声好,张遥身影一闪而过“我也去。”
“好——吧。”陈丹朱只能说,又摆摆手笑道,“两支就够了,你们不要折那么多。”
阿甜将锦垫铺好在山石上,扶着陈丹朱坐下,又从拎着的篮子里翻找“小姐,你吃点心吗?”“这里的行宫还给准备了甜羹,还热着呢。”
绣岭是皇家行宫,这里自然有太监宫女,准备的十分周全。
陈丹朱嗯嗯着,阿甜给什么就吃什么,视线看着腊梅林里,金瑶公主和张遥站在一起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都笑起来,陈丹朱忍不住也跟着笑起来。
“两人现在玩的挺好的啊。”她说道,手拄着下巴,神情欣慰,“张遥就是人人都会喜欢呢。”
那边金瑶公主要去折一支腊梅,太高了探手踮脚也够不到,张遥伸手抓住梅枝,并没有折下来,而是压低让金瑶自己折,金瑶公主抓住梅枝,下一刻顽皮的松开手,弹起的树枝摇落花瓣雨。
金瑶公主脆铃一般笑了,张遥伸出手挡在金瑶公主的头上,为她遮挡随之而落的枯枝杂叶。
金瑶公主仰头,张遥低头,两人相视一笑。
陈丹朱看着这一幕也笑,笑着笑着,神情一顿,恍若有一道光从眼前劈开。
“阿甜。”她忍不住站起来,“我——”
阿甜正拿着两块点心琢磨吃哪个好,闻言转过头“怎么了?”
陈丹朱看着山腰梅林里的两人,他们已经从花瓣雨下走出来,在梅林里穿梭说笑,但不管说什么笑什么,两人的视线始终黏在一起——
阿甜不解的看陈丹朱,就见小姐抬手打了自己脸一下,口中哎呀一声。
“小姐。”阿甜也哎呀一声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陈丹朱手放在脸上揉了揉:“没什么,有虫子。”
虽然天很冷,山里也难免会有虫子吧,阿甜忙伸手用袖子左右扇风驱赶看不到的虫子。
陈丹朱转过身向山路的另一边走去。
“小姐?”阿甜举着袖子“你去哪里?”要追过去。
陈丹朱冲后摆手“别跟来,我自己随便走走。”说罢拎着裙子疾步跑开了。
山路上跑不快,这个裙子又束缚的太紧,陈丹朱差点被自己绊倒,再次气恼的跺脚。
真是太丢人了!
她怎么这么蠢!
现在终于反应过来为什么张遥来看她了,为什么姐姐那般笑,还有小蝶那奇怪的眼神,还有张遥和金瑶公主之间轻松又亲密的言谈举动——
张遥和金瑶公主分明是两情相悦。
金瑶公主说让张遥来看她,但张遥的视线都没有落在她身上!她还傻傻的穿了新衣重新梳头妆扮。
她还差点要在车上逼张遥娶她!
这不是让两个人,不,三个人都尴尬吗?
陈丹朱蹲下来,用手掩住脸,她一向自诩眼明心灵,怎么没看出来啊,除了她,身边的人都看出来了吧!
“丹朱?”
有熟悉的声音从下方轻轻送来。
陈丹朱一怔,捂着脸的手分开一条缝,看到下方的山路上站着一位年轻人。
年轻人素衣玉带,站在冬日的山间,如云如雾。
陈丹朱蹭的站起来,揉了揉眼,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三殿下?”
楚修容对她一笑:“是我。”
声音清晰,人也没有飘散,是真的,陈丹朱惊讶不已,拎着裙子疾步向他走:“你怎么来了?你不是——”
被废为庶人了?没有被关起来吗?
楚修容说道:“我现在不是殿下,你唤我楚修容就好,我是庶人,平民百姓,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了。”
陈丹朱站到他面前,端详他一刻,要说什么又觉得没什么可说的。
楚修容看着她,一笑:“这件衣服真好看。”
陈丹朱顿时委屈,她特意换上新衣,张遥这个家伙一眼都没有多看呢!
还是三殿下——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她脸上绽开笑,理了理被拎皱沾染了尘泥枯叶的衣裙:“是吧,我特意挑的新衣。”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